环形饕餮

接受了那个回答,匂宫出梦、
向着人识——伸出了长的异样的双腕
简直如同拥抱一般,冲了过去。
好像与此对应一般,人识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喊着
「爱你啊,白痴!」
「是这边的台词才对,蠢货!」
两人如同将存留至今之物全部吐出一般,所有的感情、想法的碎片,如同凭吊一般全部吐出。但是,其中全无一丝后悔

sonoS.B

—sonoSIDE.B的一部分世界观
—人物好多都没取名字,现在硬是整理不出来,非常尴尬。
—是西幻世界观,吧





※种族有主要是人类,兽人和精灵。兽人包括很多种族,从虫子到飞鸟都算兽人的范围。

有恶魔的存在,但是实际上是传说,基本没人见过。因为所谓的恶魔是在另一个「介质」极其稀少的位面里的生物,极难见到。

还有一种传说中的生物就是幽灵和亚人。所谓幽灵就是人或动物死后形成的无意识的记忆链。幽灵的存活周期大概是一天~1670年不等,有些幽灵可以存活很久有些却刚刚成型就会消散掉。
幽灵会大规模聚集在一起,它们汇聚的地方被称作为「死海」。
幽灵只是一个记忆片段的呈现,没有战斗力也没有危害性,但是接触了幽灵的记忆链有极大可能会导致精神紊乱或是大脑受创,所以像死海那种遍地都是幽灵的地方对生物而言死亡率极高无比。

然而有些类似于恶魔的亚人种适应了这种环境,他们进化出了通过“吃掉”幽灵来保持自己大脑活性的习性。所以这种亚人离开了死海会很快死去。
这种人种没有特定的外貌象征,是谜一般的存在,其中很多亚人长期受幽灵影响甚至是残疾畸形的。



※魔法的设定。
空间内存在着无数的「介质」,这种像空气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是使用魔法的根源。

学习了一份魔法的原典→念咒文(密码)或使用魔法物品→咒文物品通过介质向大自然(神)传达自己的意愿→大自然(神)接收了你的咒文并允许了→获得魔法效果。

以上是使用魔法的原理,介质相当于就是个中介。人在使用魔法的时候介质会进入人的身体内,随着人的想法和排列形成规律性的一段“密码”再发射出去,这样才能获得魔法效果。
也就是说,没有介质的地方是不可能施放魔法的。
也就是说,一个人要是先天就不能梳理介质,那他就不可能会用魔法。

基本上所有会说话的生物都会一两种魔法,像「阿彼茨浮空术」和「三阶法-水者」这种简单易懂实用性又大的魔法就成为了人类日常生活中运用最普遍的小法术。
例如搬东西啦,做菜的时候要用放很远的菜啦,打水啦,洗衣服啦…很多时候都要用到这两个小法术。

而认真的探索魔法、学习魔法的专精者,就是魔法师。
有的法师一辈子都在刻苦钻研探寻魔法的奥秘,以及各式各样的咒文。
有的法师则沉迷战斗,喜爱寻找强者进行魔法对战,以及钻研各式各样的咒文。
有的法师只是凭兴趣学魔法来方便自己,日常生活就是学习各式各样的咒文。
所以对魔法师而言,魔法是生命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掌握咒文(沟通的密码)就是魔法最重要的部分。
所以对魔法师而言,「异端」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饶恕的东西。

「异端」并不是指厌恶魔法的人,而是指一些过于“天赋异禀”的魔法师。
这种魔法师极其稀有,因为他们不需要记忆、理解、吟唱咒文就可以施展特定的魔法。
只要眼前有木头,他们就能利用木头。只要眼前有水,他们就能利用水。只要眼前有火,他们就能利用火。
这是一种可以藐视普通魔法师与神的天赋。
所以大多魔法师都对这种「异端」恨之入骨,认为他们是在玷污魔法。特别是老一辈的魔法师和魔法世家,这种想法犹为严重。
然而「异端」也有缺点,他们可以随意使大地变形使水冲激上天,但是如果眼前只有沙子只有火,那他们啥都做不到。
意思就是说,「异端」也有自己擅长控制的和不擅长控制的东西。并且和魔法师不同,他们并不能凭空创造元素,眼前有什么东西就只能用什么东西。
这一度被一些魔法师称为是大自然的平衡功能。

为数不多的「异端」里很多人选择隐瞒和无视自己的天赋,选择一心一意的学魔法。极少人会正视自己的天赋顶着骂名去使用它。

ps.一个小彩蛋,「介质」其实是会发出很微小的weeee的声音的。然而从出生就一直浸泡在介质中的生物不知道这点。
所以如果一个人被传送到了一个介质相当稀少的隔绝带,他会突然觉得突然好安静,而如果是魔法师的话他甚至会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的共振停下来了。

这几帧
全集最佳作画
他可爱的,我想死(深跪不起)
好想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emmmmmmmmmm

记一个和基友的脑洞

+白狼性转注意
+还没写完(心虚),大纲…?总之就是a piece of shit @急急急叽叽叽叽
+不绿博雅,博天CB向,纯纯的白狼狗
+其实也很想写白狼大姐姐和狗子小弟弟的养成故事





大概就是:
白狼本来是个很文静的人,然而刚上初中的时候认识的弓道手源博雅改变了他。
在全国大赛的时候,白狼还是个初中生,源博雅一箭射爆标靶的样子让他深感震撼。于是白狼发觉了弓道的乐趣,在高中的时候被学姐安利进了源博雅曾进过的弓道社,成为了社内头号迷弟。

在白狼心中,博雅是一个非常善良、阳光、不做作的正直青年,也就是说「糜烂的运动员」和「绯闻」这两个概念和他完全不搭边。
所以当他的同学给他发了一条「震惊!源博雅竟和一未成年少年共进宾馆,两人之间举止亲密!」的新闻的时候,他瞟都不瞟内容,直接很冷漠的删掉了新闻,将其当做了彻彻底底的造谣。

然而第二周,学校炸锅了。

白狼起初还一脸懵逼,他每走过一个教室,就会有弓道社的社员从里面跑出来抱住他然后拍拍他的肩,搞的就像他不是去上课是去送死的一样。
等他到了自己的教室,好不容易坐下,同桌吸血姬就拉着他的袖子告诉他「今天他来检查的时候,你要冷静哦。」
白狼:???

第四节课下课,学生会例行来检查教室卫生。白狼并不关心这些,下了课就在做作业,边做边想博雅最近的比赛和状态。
平时教室里的一群小皮皮从来都是无惧学生会,检查的来了,指着不合格的地方叫他们扫,一个二个都是只管和检查的扯皮不管打扫。

然而今天,学生会的人来了到了之后教室里至少安静了一半,气氛凝重了起来。许多同学的目光在检查的和白狼之间转来转去,像是等着看一场世纪大战一样。

白狼感受到了一群人的视线,抬起头扫了教室一眼,发现没什么区别,头又低了下去。

教室里凝重的气氛解冻了。

等检查的人走了,吸血姬就问他说「你真能沉住气呢,挺好的,其实这个也不一定是真的啦。」
白狼:???

等到下午到了弓道社,一个嘴快的学弟总算是给了他一些苗头。
那个学弟进靶场的时候,看见白狼在就喊了一声「狼哥午安啊,今天你见着大天狗了没?据说现在源雅前辈还没辟谣,得亏他还能这么冷静的上学。」
白狼「辟谣?什么辟谣?」
学弟「啊,你不知道的吗???就是昨天晚上博雅前辈和大……」

学弟话还没说完就被社长一拳捶开,她叹了口气,叫白狼过来。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社长给白狼看了源博雅和大天狗的绯闻。还给他讲了原来博雅在社的时候大天狗经常等他之类的事。

白狼「…」
社长「我们就是挺担心啊,怕你知道了会很讨厌大天狗,觉得他是拖累博雅的想火的那种人。这个估计是个误会吧。」
社长「我也算和他有些交情,大天狗这人还是挺不错的,长的好看人气高,平时做工作也很认真,会长叫他检查卫生都没…」
白狼「他检查卫生?为什么我平时没见过他?」

社长捂脸,白狼基本不关心学习弓道和源博雅以外的话题。他没发现大天狗是那个检查卫生的人真是太正常了。

聊了一会,白狼就练习去了。他的心里五味成杂,身为直男的他从没想过源博雅可能会喜欢男人。虽然可能真的是绯闻,然而他还是在担心那一丝的可能性。
心思不在箭上,射的中千理难容。

于是白狼提前结束了练习,自己回家去了。
如果真的,博雅在和他谈恋爱,那不知道对博雅的职业生涯影响会有多大,但是他已经是大学生了,谈恋爱其实也没什么…
白狼一路瞎想,到了家已经没力气折腾了,随便吃了些外卖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学生会模范评比
由大天狗…」

切换

「啊啊啊好喜欢狗子,我狗真的是和源博雅…吗」
「前辈才不是那种会和这种只会射箭的老三粗交往的人。」
「楼上注意点言辞,谁给你的勇气这么说博雅男神的?」

切换

「震惊!源博雅竟和未…」

关机。

白狼现在看手机,才发现到处都有大天狗的消息,无论看什么好像都能看见他。
在增进了白狼的对大天狗的好奇的同时,也增进了白狼的烦躁。
于是他默默的去睡了。

然而这个觉并不安稳,他比平时早起了要有四十多分钟。距离上学的时间还有很久,白狼决定奢侈一下,去楼下买盖饭吃。

有意思的是,在他刚打开门的时候,隔壁的门也打开了。

大天狗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关门,锁门,把嘴里的吃掉,然后对着几乎呆掉的白狼点头示意,小步跑向电梯。

白狼:????????!!!!!!!

xsw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基友家的毒瘤茨木
不行我一定要写这个,针女茨x破势狗

记一个年夜插曲

¤脑洞,其实各种cp成分都有一点但是又不多,日常
¤本寮日常的近似值,但我家里有六个妹妹
¤要年夜了呢








年夜。

妖狐,绰号大狐,所属阴阳寮里最漂亮的狐,正盘腿坐在阴阳师的小纸人里,用折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脑袋。

他已经被收了不知道多久了,大概要到时间了吧…

不知道开饭没……糟糕,真的是,太糟糕了。

像在年夜试图诱拐可爱的情人上床被寮里二狐发现。然后被二狐给她的兄者打了小报告,被好事的阴阳师收进小纸人里这种事真是太丢狐了。

当时的妖狐正和二狐在陪着跳跳妹妹堆雪人,他趁二狐去找雪女拿雪球,悄悄的圈住跳跳妹妹,对她说:“年夜如果去叔叔的房间里,就会得到神明的祝福哟。”这样无耻的话。

因为大狐靠的太近,呼出来的温气直扑倒跳跳妹妹的冰凉耳廓上,她不禁咿呀了一声,引起了二狐的注意。

二狐回头一看。

于是寮里本来热闹却又宁静的气氛突然就被跳跳哥哥的一句大喊打破了。

“你这个变态!!!!!”

整个寮里回旋着这句话的余音,一直一直的回旋着。

雪女问了句怎么了,跳跳哥哥生气的如实回答。

整个寮沸腾了一下。

正坐在回廊上与青坊主一起喝茶,尝试着说服般若和夜叉多穿点衣服的一目连震惊了,茶都差点喷出来。他眼角微弹,十分认真的说到“神明是不会祝福这种企图诱拐对方的行为的。”

“这狐果然变态,僵尸小女孩都不放过。”夜叉有点赞赏的点了点头。般若却不甚赞同地撇了撇嘴,那个小女孩确实挺可爱的呀,这是什么语气。

“呐呐,那如果我晚上跑进您的被窝里,这样你情我愿的行为您会祝福吗?”般若往一目连那里挤了挤,干脆直接挪到了夜叉的腿上,语气亲昵。却被夜叉直接举了起来放回本来的位置。一目连有点尴尬“不要调笑我。”青坊主在一旁扶额叹气。

坐在树上吹笛子的大天狗的音都吹跑调了,曲调瞬间飞到天边去。那尖锐的声音就连底下正在水里听着雅乐打盹的荒川之主和椒图都被吓的一个激灵。

这个反应太明显了,大狐本在默默诅咒那只死鸟。却只见被吓到的荒川一掌拍到水面之上,弹起来的水柱把树上的大天狗淋了个半湿。

大概他们晚上又将不安生了吧,一旁的椒图默默的把自己缩进贝壳里继续打盹。

本来在教三尾狐和两面佛滚雪球的雪女抬头看着庭院里那只僵立着的狐狸,默默的在心里画了个十字。又低头继续滚起雪球。

二狐也懵了一下,他没想到跳跳哥哥会这么大声的说出来。他随即冷静的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很痛心的对他的小舅子说,唉没想到我妖狐一族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狐,放心,把您的妹妹交给我就……

我可去你妈的吧。

本来一直躺在房间暖桌里用尾巴给阴阳师暖手的管狐都跑出来围观了一下。同时跟在管狐后面的,是抱着一只吸血姬的阴阳师。

“大狐你个瓜娃子又干啥了?”阴阳师抱着‘嗨呀年夜不能好好玩玩还要处理寮内感情问题真是贼烦’的心情踢了下门槛,问向庭院中的式神。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离门口最近的白狼告诉了阴阳师前因后果。

一瞬间大狐觉得自己被全寮针对了。

好事的阴阳师问他:

你上次斗鸡给老子二突了三次,我跟你说什么呢。

小生…如果再作死就会被做成狐裘…斗技场里气氛严肃,小生有点紧张就就就发挥失常了…

我知道,你平时能突死一个麒麟所以老子还比较安慰,不然你早就成狐裘了。所以,我现在就罚你进小纸人里静心两个时辰,好不好呀。

嗯嗯嗯嗯嗯…

于是他就进去了。

自家阴阳师是个很可怕的角色,本身寮里还有个三狐。但是三狐性子懒散,不肯好好输出,还去恶性骚扰过鲤鱼精,吓的小姑娘躲在自己平时接都不敢接近的水产王荒川背后不敢出来。

啊刚好大哥缺个材料,阴阳师挖了挖耳朵,喂了呗。

于是当天大狐的晚餐就是一锅用三狐的全部妖力熬制成的油豆腐。

虽说妖狐曾经过着吞噬其他妖怪的生活,但吃惯了软软的达摩突然又开始吃妖怪,一瞬间竟是无法接受。打那之后他就有点害怕这个阴阳师了。

(山兔:昂昂昂~唔姆唔姆,蛙先生,山兔兔的枣糕好好吃呀~
座敷童子:嗝,最近阴阳师运气不好啊。)

哎呀哎呀,回忆偏了呢。大狐回神了,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他要在小纸人过一个年夜了。没有情人,也没有油豆腐。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空中传来一声‘嗷——’的大喊。

只见一个狐狸被丢了进来,又嘣的一声砸到自己的尾巴上。

一瞬间纸人的空间里充满了公狐狸发情一般的尖锐又此起彼伏的叫声。

你咋也来了,大狐用狐狸间特殊的交流方式问道。

我……一下没忍住,就……,二狐扶正了脸上的面具,无奈的回应。

大狐叹了口气,用折扇敲打着对方的耳朵。

“你这妖,你这妖。也是活该吧,叫你打小生小报告,报应到啦。”

“因为她实在是太可爱了啊!!!”二狐突然兴奋,手指点着自己的胸口,陶醉的喊到。

“可恶,这个理由真是让人无法反驳……”大狐扶额,却又补了一句“你故意的吧。”

二狐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收敛表情,淡定的点了点头“打了小报告良心不安,干脆就来陪你了。”

“不愧是小生的兄弟!小生就知道你不是那种见色忘义的狐……”“哈哈,哈哈。顺便只剩半个小时了。”

安静在两狐中蔓延,他俩就坐在小纸人里,等着那半个小时过去。

记一个梗

¤充满了私设,私设天狗一族为了飞行生的骨骼中空矮小
¤无脑脑补咸鱼的起源。后文会有狗子,无耻的占个tag先。垃圾po大喊一句别跟我讨论逻辑和背斜向斜的问题






荒川之主一生中见过四次由天狗投影的阴影。

他第一次见到那样的阴影是在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了,似乎是在荒川之主那几近无尽的时间中较为靠前的时候发生的。

那只水獭还小小只的,将将学会瘫在石头上砸贝壳。

在本该是正常的一天,小水獭的头上拂过了一大片阴影。水獭惊奇的盯着空中,辨认出那片阴影似乎是有着鸟类的羽翼。

然后那个有着黑色翅膀高速移动的阴影掉进了水塘后的林子里。

小水獭竖耳聆听了许久,也没听到重物撞击地面该发出的沉闷声响。

好奇怪,好奇怪。

但是小水獭并没有想太多,又咕咕唧唧的砸起了贝壳。

两年后,小水獭的母亲被捕食了。仅剩水獭四处流浪,随波逐流。

江河,山川,草原,森林,高地,低洼。一年,两年,四年,十年,三十年,九十年,两百年。

荒川之主终于在一片努力之中将将成长为一只勉强不会被大妖吃掉的水獭妖了,他随波逐流到了所谓荒川之地,于是就在此处定居下来。

那时荒川的分支还都是细小的水沟。沟岸四周杂草丛生,河底满是陈腐的淤泥。所幸是这地方安安全全,没有什么大妖怪。

但不久后水獭就找到了附近没有大妖怪的原因,在此等偏远荒芜的河流分支附近,竟每天都有动物尸体的残屑从上游顺流而下。那些尸体带着怨恨和不甘,散发出令妖作呕的气息。

大多正常清高的大妖怪都十分恶心这样的负力,于是都离这里远远的。

水獭妖却并不在意这些,依旧在荒川之水间起越,每天都忍受着尸体传来的怨恨。

在怨恨的灌溉下,水獭妖成长的非常非常快。他开始日渐暴躁,不安,变得更有具有破坏力。

水獭妖意识到了自己在向不好的方面蜕变,于是他赶紧逆流而上,来到了较为上游的中原地区,在那里似乎有着一场不知道是为何的杀戮,四处血流如河,不时有尸体落入河中。

原来下游的尸体就是这样来的。

于是他继续向上游挺动,顺着荒川来到了一片中上游的山谷之间。

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人类。

水獭妖到了那里之后,直接寻了个河边浅滩的洞窟住下。而在那个洞窟不远的对岸便有一个人类的村落。

水獭闲来无事,每天除了修炼都在观察着那些人类,观察着他们日常热闹的生活。

好羡慕啊,水獭这么想着。

于是他便效仿者人类的形象塑造了一个新的形体。水獭妖的皮肤本想采用荒川的颜色,透明带着些苍蓝。但他实在是喜欢人类衣服布料那种深沉纯粹的蓝色。

于是在不知道哪天,那个人类的村子中出现了一个传闻。

“河岸旁啊,荒川里出现一个不得了的妖怪呢!蓝色的,好生高大的一只!那妖怪身边带着血腥味,怕是什么祸妖吧?还老是盯着去河边洗衣服的人看,好吓人呀!”

这便是荒川之主,最开始有记录的起源。

虽然传言遍地,但那个蓝色的妖怪除了盯着人们确实也没犯什么事,村民们慢慢地也见怪不怪了。甚至和那只妖怪有了一点来往。

第一次来往是和一位小姑娘。

她在一个晚上悄悄跑去河岸旁,折了一只小纸鹤放进河里,冲着对岸大喊“大妖怪,阿妈今天教我折纸鹤祈福了!”小姑娘顿了顿“听说你是只很厉害的妖怪,我送你一只纸鹤为你祈福,请千万不要来伤害我和我的家人呀!”

小姑娘喊完后便打算转身回家,这时一只水流组成的小鱼从河中飞来。她以为自己要被攻击了,赶忙捂住头蹲在地上。但小姑娘发现那只小鱼并没有攻击她,而是在她周身环绕了一圈便飞回了河里。

她笑了笑,蹦跳着回去了。回去之后便告诉打算她的父母那是只好妖怪。

第二次交往便是在一次干旱时。本来这个地方并不会有过严重的旱灾,但那年滴点无雨,河流近乎干涸。

哀声怨诉,走投无路的村民们甚至开始参拜河对岸的妖怪,希望这个同样依水而生的妖怪能帮帮忙发发恩。

水獭妖确实是依水而生,如果荒川干涸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随着河流水位一天又一天的干涸,他也越来越烦躁。而且他觉得这似乎不是自然的干涸,一股妖力顺着河床蔓延而上,令人作呕。

绝不是为了帮那些人类,水獭妖站在河中心的浅滩上想着,这里的地下或许会有暗流吧。

“——起!”

那天所发生的事村民们都铭记于心。

他们尖叫着哭泣着,跑出自己的家门,跪在岸边观看一场神迹:河床突然裂开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大股的水流从中喷射而出。而在那一道又一道的水柱之间。一个人影影影绰绰,只见他的手越升越高,水流也越来越大。

“哼,这可是我的河流。”蓝色的妖怪在水位涨回原位后,立在水面之上冷嘲道。

从那之后,本来没有名字的妖怪被套予了荒川之主的称呼,甚至每个月都有村民向他进贡东西。

又在那不久之后,他第二次见到了那种几乎要被忘却的阴影。

有一只小鸟样的阴影曾在他的山洞上徘徊了两天,带着一股无法忽视的妖力。

这会是那个妖怪吗

在第二天午时,荒川终于忍不住冲着上方弹起了一颗水花弹,惊起了那只小鸟。

然后那只鸟像第一次发现他一般。向着他俯冲而下。然而在还有五六尺到达地面的时候突然展开了双翼。

伴随着逢的一声,那双双翼突然蓬开来,整整有三尺多的漆黑羽翼瞬间遮盖了上方投射来的大半阳光。那只鸟的身形一顿,又轻轻的扇动了一下翅膀,晃悠了一下竟就安稳的停在了荒川的扇子上。

他单脚站立在没有任何妖力附加,人类做的脆弱的纸扇之上。

荒川懵了一瞬间,对方腰间的天狗面具几乎正杵在他的鼻尖上。

他还未开口就听见那只鸟的一声冷哼:“吾乃大天狗,正义之使。听闻中游有只强大的妖怪在作乱,甚至引起了一场干旱,莫非就是你吗?”

“你先从我扇子上下来再说。”这是荒川之主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

tbc

等一个梗


我叫管狐,是这个寮里最靠谱的狐。

我的阿妈是一个非常奇怪而又了不得的人物,她是附近几里开外最出名的一位阴阳师。

每天都有不少村民亦或是贵族前来向她求助,但是她从没在明面上接过单。

“阴阳师大人,我家附近出现了一个很吵的锅子,请您…”“滚。”

请这边滚,阿妈微笑的脸上像是写着这四个字。

作为一个阴阳师来说这是不对的,一个好的阴阳师应该平易近人。但是每次和阿妈说起这件事,她都会嘟囔说反正都是假的。

反正都是假的,吗。




像我,从不做妖气封印,从来都是刷本刷完了再看是不是有附带的封印任务做完了

逃生剧情可能如下↓
比利:这记者谁,看着很正常啊
瓦里尔德:就他吧
比利:行
瓦里尔德:你看见个穿夹克拿DV的给我带过来,八分痛苦就够了不然太老
神父:猴叻

神父:啊你就是被上天指定之人(看DV),快来找我吧
迈尔斯: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

吐槽

独立日2的剧情像坨屎,还有种蜜汁魔性耶
说起来我从里面看出三对基:杰克x查理(两个全程都在告白像“没有我你肯定会因寂寞而死的”或“你是我唯一的家人”以至于我不知道他们的女朋友是拿来干嘛的人)
欧肯和不知道名字的他的我差点以为是官配俩人生死与共患难相依互叫宝贝差点让我瞎了的医生
一个我不知道这个人来干嘛就杀了个外星人的名字屁长的黑人首领大哥x我不知道他来干嘛看完整场电影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和职业难道他不是保险公司的吗的斯文眼镜小哥
↑可能是他们唯一的卖点了,二十年前这剧情还能看,二十年后我连骂它套路都没力气,it just like a bullshit

无耻的,占一下tag,如果不可以我就删了抱歉x
我就是想来问,诸君,你们有萌庄惠的嘛x这两个人神级萌,虽然不是很了解这个方面但我真的很喜欢惠子啊(躺)
虽然不是像墨子啊庄子啊孔子啊之类的有高尚情操的人,但这么一个缺点明显的理性耿直boy我真的很喜欢呜呜呜呜呜呜
个人是不太相信惠子相梁的真实性,第一我是吃死了庄惠不移窝的,虽然惠子是很向往荣利的人但是庄子不慕荣利这个基本点他肯定还是知道啊,这个可能性感觉真心不大,他不是那种会这么去伤害朋友的人吧?
等等好像和文豪有点偏了?!我就是想来问问有没有喜欢庄子惠子的人呐qwqqq
嘛反正离我的人请麻烦去看一下惠子的百科吃我一份安利吧庄惠真心好呜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