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首席领读

爱他爱到想WXJS他,好想虐杀他,他真是太他妈好了
齐木吴邪厨,近日沉迷fgo和小说

记一个变态和杀手的脑洞

变态是混混杀手,不是职业的

变态爸爸是混社会的,高层,死了,妈也上吊了,于是他被爸爸的老大收养了

他第一次杀人是在中二的年龄,当时其实感觉非常的恶心和愧疚,但是中二和自尊让他坚持表现的很无所谓很淡然

老大夸他,觉得他流批,是个人才,就让他继续去杀人接脏活

变态就逼着自己去杀人,逼着自己适应,逼着自己去看那些被杀的人的样子

他觉得这样可以脱敏治疗

直到有一天,他一砖头敲死了一个欠债丢下家人逃跑的人渣,他终于不觉得愧疚了,他开始享受了

很开心,很好奇,还觉得有点点意思

变态已经适应了杀人这个过程,他不是像什么文学作品里一样封闭了自己的感情抛弃了自己的三观

他积极的适应了这个过程,开始去享受杀人的感觉,他会对杀的好人感到愧疚,但他更享受夺走了这个人的人生,让他的家庭陷入绝望的感觉

当时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心理变态了

变态就这么杀了十几年,成了当地的地头蛇,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敢拼命,不怕死,是个狠角色

他的手下也知道这个人从初中开始就在杀人,知道这个人杀人的时候会笑,都很怕他

在变态三十岁的时候,他隐退了,又做回了一个混混杀手

他才做了一年老大,但就觉得这个无聊,没意思,还是自由自在的杀人好玩

结果他的名声更广了,口口相传传成了变态杀人魔

但他其实很热心,会帮助附近贫苦的小孩,养了条土狗,还给狗取名字叫儿子

立冬,下大雪

变态下楼买烟,看见有个不认识的小孩打着伞在他们楼附近走来走去的

这一片小区都不安全,住的不是道上混的就是道上混的家属,大下雪天这小孩来这干嘛

于是他上去搭话,敲一下那小孩的雨伞,问他他是干嘛的

那小孩回头,看着他愣了一下,眼睛亮亮的,他就这么抿着嘴看着变态,也不说话

(中略,懒得写了,反正就是这小孩是个职业杀人的,今年十九了,来杀变态楼下的人。他就这么坦白了让变态很惊讶,后来发生这样那样的事,两个人住一起了)

接下来才是最他妈想写的想了半天的东西

杀手人很老实,很务实,要干的工作一定要干到,从来不在乎自己怎么样,手断脚断无所谓,人死了就行

有点呆,变态这么觉得,这个人太好骗了,有点蠢兮兮的

相处的越久杀手就越崇拜变态,说不出为什么,可能变态是除了早死的妈和跑路的爸以外唯一还在亲近他的人

第三个月的时候杀手开始叫变态老师了

变态头疼的很,拿根烟出来往杀手额头上戳,说我能教你啥啊,你杀人干事都比我牛逼行吧,啊?别叫我老师,折寿

杀手眼睛亮亮的,就这么直看着变态,说老师很厉害,很好的

变态被看的没办法,搓搓杀手的头,说你爱咋想咋想得了

之后杀手都叫变态老师了

(想写的top1)
变态和杀手在一起很久了,过着不富裕又平平淡淡的生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刀光剑影

除了每次洗衣机里的衣服都是血红的以外

变态很喜欢杀手了,把他当儿子看也把他当情人看,爱惜的不行

有次杀手出去,整整两天都没有消息

结果再见就是在icu了

变态快疯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杀手非要这么拼

杀手的伤口再往里一点点,大动脉就会被划破了

变态忍不住去想象那个场景,他怎么中枪,怎么被划破大腿,怎么被打断锁骨

他快疯了,他想用这种脱敏治疗来让自己放心,心情平复

但是这招不起作用,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怕,他开始反复的想当时如果当时杀手挣扎一下,如果当时杀手再跑慢点,如果他兄弟的不在附近的话…

杀手醒了之后也没说话,就看着变态,眼睛里写满了对不起

杀手觉得对不起让变态这么担心

变态希望他是因为自己重伤而对不起

变态拿了根烟出来,没点,就这么嚼着

他红着眼眶问杀手,他能不能不干这个了,他能不能再爱惜自己一点

杀手隔了一会说,我除了干这个我还能干嘛

他并不是多厉害的雇佣兵,也不是什么特工,懂得不多,会的也不多,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职业杀手

只是职业是杀人,而已

变态的杀人是不必须的,他如果实在不想杀,很多人他都可以不杀

但是杀手他不杀人他就活不下去,在他遇见变态一起生活之前,才十几的他连打工都没法打,为了吃饭为了活下去,他必须要这么做

变态握住杀手的手,久久都说不出话

杀手睡着之后,变态才开始轻声的哀求

我们去海边,去乡村,去什么天涯海角都行,你会的不多我们就开个零食店啊餐厅啊什么的,就这么一起平平淡淡的过完后半生,多好

我爱你,我想和你过一辈子,我想跟你一起老死,你不要干这个了,我养你也好,不要了

结局是杀手死了,变态痛苦的过了几年,在他们相遇的十五周年纪念日那天,在自家窗台上自杀了

窗台正对着的,是当初他和杀手搭话的地方

记得有什么梗自己忘了,反正想写的就是变态内心非常痛苦的那里,自己能想象出来却写不下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