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SIDE.B

记一下锁和壳的事情,设定前面有,大概算是前传一样的东西
虽然和主线除了狼以外没有任何关系(ry
=============

锁和壳是死海里的亚人种,双胞胎

在怀着的时候他俩的时候,母亲被幽灵袭击了

暂定这个幽灵是和fori相关的

这个记忆链存在的有点久,大概有二三十三年了,已经真正意义上形成了类似于幽灵的结构

母亲因为自身的奇特的环状魔术回路,亚人种的种族天赋以及正在怀孕中,这一次的直接袭击并没有致死

幽灵被溶解了,被三个人溶解了

但是身为主体的母亲承担了大部分的记忆链,依然是濒死垂危

剩下的一半记忆链被胎儿状态的锁和壳食用了

真正意义上的食用和溶解,和两个人融为一体了

大概80%左右是被锁溶解的

(题外话,如果这里锁溶解的幽灵稍微少一点点,就会导致走向变化,后面的狼就会是caster而不是一个打手)
(这真是奇迹啊)

从这里开始,他们的生命被真正的锁在一起了,并不是血缘,而是真正的有实体联系的成为了一体

简单的解释就是两个人在消耗同一份生命力

普通人的寿命是100年,他们就是在共同消耗这一百年

所以两人就算一直呆在死海里补充记忆链续命,也不可能活过五十岁

后来母亲还是死了,导致锁和壳早产了一个月

锁因为溶解了大部分幽灵,又继承了母亲的回路,导致他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变异
他的回路变成一个完美的导体回路了,这个回路堪比最好的水晶导体

正常人可以疏通介质,可以把介质排列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是锁只能传导介质,他可以梳理介质,但是不能排列介质

他没有魔力限制,可以随心所欲的趋使介质,按理来说是极致的法师底子

但是因为他不能排列介质,所以他偏偏无法使用任何魔法,连最基本的一个一级术式都做不到

介质从他的体内出来之后会成为最原本的简体模式

返场设置,大概就是如此

介质(锁前):jshsjlqkwhakslqlsjs‘skka’
介质(锁后):————————

因为妻子的死亡,父亲对这两个孩子怀着怨恨又疼爱的矛盾感情

因为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他这么想着,这么去告诉自己,要珍惜妻子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

他并没有把锁和壳当做两个人类个体、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对待,对他而言这两个东西本身无所谓,重要的是这两个东西是妻子留给他的,是他和妻子共同努力得到的

所以在他本能性的厌恶锁,并且搞懂了锁不是纯种的人类,可以说是参杂了杀死妻子的幽灵时候

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放弃了锁

将他作为继续一个魔力疏通机器托给了部落里的管魔力脉络的人

(懒了)
(不想写了,反正就是,锁和壳因为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体,所以就算被可以阻挠也还是相见了,两个人外貌与内里都如同镜面一般,壳对此感到很好奇,她以为这是精灵啥的,就没和父亲说这件事,自己私底下偷偷会面)

(完了之后老爹一直都没发现他俩有联系,后来还是壳自己搞清楚怎么回事的)

(壳想带锁逃走,离开这个地方,反正也没人真心爱他们)

(本来只是两个小孩子自己的奇思妙想,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

(然而一切都是fori的选择!)

(接下来的事要扯到隔壁核的事,不想码了,总之他们逃出死海了)

(代价是两个人失去了死海的庇佑,没有记忆链给自己续命,两个人估计都活不过二十岁)

(以及那个亚人的村子,除了他们基本都死完了,剩下暂且存活的人也失去了固定的住所,生命垂危没有保障)

(他们十分愧疚又觉得这群人活该,出自私心的活该,出自理性的悲哀)

后来锁和壳在临海之域跑路的时候,遇到了跑来临海之域搞事的三十人王

区主,城主,七阶法列首席,第三代无名术士三十人王

三十人王:哇,活着的亚人???捡回去养养

锁壳:姆?

于是他俩就被捡回去了,三十人王把他们当儿子女儿(试验品)养,双方各有所得,对这样的生活十分满意

看着十分颓的三十人王是个爱好搞事的,一直执着于生物研究和九阶法

他的爱好刚好和览神月镜以及特兰塔有异曲同工之妙

身为半个天才的三十人王和他们几乎是一拍即合,三人经常会交流一些法术上的脑洞

(顺便三个人都是只有法师代号的人,特兰塔舍弃了本名,览神月镜早忘了自己本来叫啥,三十人王本来就没名字)

题外话,这时候的览神月镜和特兰塔身上的权是100%的状态,也就是说非执行人状态下的他俩就算和别人接触了也会很快被忘掉相关的一切事

所以老妖精想到的办法是用幻术给交流对象的脑子里捏造一段记忆,一段真实但被遗忘的记忆,这样三十人王才能记住他们

某一天,在离开死海几年后的某一天,锁和壳身体里的那部分幽灵,终于因为没有记忆链的补充,开始崩塌分解了

从这个时候开始,锁和壳的一体感断裂了,两个人本来各方面都一模一样,但现在开始像正常人一样各长各的

锁一路冲到185左右(   )两人这时差别就比较大了,像一对正常的双胞胎一样,五官有所相似但长的不一样

因为幽灵崩塌了,并且没有记忆链补充,两个人的寿命开始急剧减少,到了如果两人继续共用一份寿命的话,他们甚至活不过成年(再活一年半)

破解的方法也很简单,某一方死了,剩下的独占全部的寿命就能活下去

壳希望自己死让锁活下去,锁宁愿两个人一起死

壳:我爱你爱到为你去死
锁:我们可以殉情吗?

锁的爱是她是自己生存的意义,壳的爱是她愿意为此奉献自己的全部未来

谈不拢

三十人王有些难受,他很早之前就把这两人的事跟特兰塔说过,于是他又跟特兰塔商量了下这两人的事

此时的特兰塔已经对自己这种无法接触他人的永生状态疯到麻木了,急切的想摆脱执行人的身份,想去死,览神月镜这时候又提醒他有分权这个可能性…

于是特兰塔有了大胆的想法,既然他们俩是亚人,又是这么特殊的魔术回路,又是遭遇过fori(神)的人,说不定用他们之中的某一人真的可以分走自身一半的权呢?

(草不想打了)
(反正就是特叔最开始想选有魔术底子的壳)
(特叔搞事,跟壳谈了下,说既然你们必须死一个你干脆去死好了,你要是帮了我,我就blablablabla)
(壳说可以)
(于是特叔给了她和锁道别的机会,壳立了一大堆flag,谎称自己是去出任务(这是个坑)
(特叔搞事,壳濒死,特叔因为只想要她的身体,就想试试在濒死,精神死亡但是身体暂且存活的的时候赋权,试试能不能只留身体)
(这种脑子死了身体活着的,就算被选成执行人估计也只有身体被录入档案)
(结果失败了)
(此时的锁能感觉到自己生命的另一半消失了,结果直接疯了)
(特叔只能选锁再试一次,如法炮制)
(中略,细节太多,有心情写)
(总之就是特叔成功了,和锁自身有关系)
(但是他被赋权的时候是正常状态,以为只有身体会回到巅峰状态)
(结果万万没想到,执行人居然是必须要精神身体一体的)
(锁的精神来不及录入档案就消散了,于是fori只能读取他巅峰时期的身体(刚刚成年时的身体)
=
(其实锁的精神是因为失去了壳的那部分,因为不完整无法被读取,而后来览神搞事情,强行捕捉融合了锁壳的残存意识,用于制作insis

所以其实sideA莫鸣的意识是和锁壳有关系的)
=
(fori只能再给只有个身体的狼捏个精神,这个精神,人格,像白纸一样,啥都没有)
(就像个新生儿)
(反正就是特叔成功了,他身上执行人的权少了一半,剩下的都在新人身上,他还保持着不死的特质,虽然对方的记忆会变模糊但是已经可以不被忘记的和人交流了)
(这个被迫承受的,身体的模子来自锁的新执行人,就是狼)

===========

之后狼和特兰塔的事会另说,反正锁壳就是这么个有点惨的结局
特叔的锅(小声)

困啊
写完了锁壳接着要写狼和特兰塔了吧,懒懒
下一步就记千间的事?
或者记fori的,简单好记
干脆写览神月镜吧,这位也是巨他妈想赶紧记下来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