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首席领读

爱他爱到想WXJS他,好想虐杀他,他真是太他妈好了
齐木吴邪厨,近日沉迷fgo和小说

一点智障脑洞

在刷第十七周目的逆袭的时候脑内突然蹦出来几个智障段子
这文真他妈无敌的好看,可惜摊了个狗屎名字和比较智障的开头,但是后面真的是经典级的好看啊
渊木真爱,但是道齐也好好吃(纠结)
想写一个对道妖一点都不钢铁直男的木木(。)木木真的是渊性恋了,道妖傲娇的这么明显他都能当没看见……也是,秦休更明显的他都没看出来,真当直男间也会拍头抱抱对鼻子…
——————————————

“最近地府内部人心惶惶,弟子们都觉得你太危险了,养你是在养虎为患。”齐木眯着眼睛,俯视坐在地上的道妖,语气平淡无波。

“呸,关我屁事,我又没求你带着我。”道妖冷笑,双手支地尝试着站起来,周遭的威压却再次增加,压的他动弹不得。

“话不能这么说,是你自己打输了,这血咒也是你自己立的。”齐木伸出手,一下一下、像拍皮球一样沉重的拍打着道妖的头,又狠狠地左右搓揉着他柔软的黑发“我给你出个主意,你自己带上这个项圈,跟我去地府走一遭。”

“齐木你个浑——”
“你要听话,跟我走一趟我就给你那个仙脉境的骸骨。”

“……”
“没关系,地府也就这么点地,比魔域小多了,就当出门转转——只是要多带个项圈。”

于是,在看了道妖被齐木牵着的乖巧样子之后,地府弟子对府主的信仰再次升华了。

地府虽远远没有魔域大,但也不会比别的宗宅更小。尽管齐木缩地成寸,瞬息千里,走遍三地五域也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

“诺,肋骨,你要拿去做傀儡还是抱着睡,还请自便吧。”回到房间之后,齐木从空间里读出一根带着金色纹路的暗黑色骸骨,提溜着在道妖面前晃悠。

“……”道妖沉默的抓住那根仙脉境的肋骨,眼底却依然是一片死灰,不见一点欣喜。他看了看齐木,又看了看肋骨,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我受辱了一天,就一根?你不是说给我骸骨吗,为什么只给我一根!”

齐木正在看手里的狗链,闻言抬头看了看道妖,歪头,面上依然没有表情,眼里却写满了狡黠“嗯?我也没说给你全部的吧,能给一根就不错了,你加加油,以后每天都跟我出去走一趟,一连300天,你就可以收集齐所有的骨头啦。”

道妖浑身真元一炸,抬手向齐木的脖子掐去,房间里顿时弥漫着滔天的死气。
齐木也不躲,手只是轻轻一扬就挡开了道妖的利爪。道妖见状气极,病态苍白的脸孔都泛起了隐隐的红色。
这时,齐木突然一步猛冲到道妖面前,一只手拉住道妖的头发,狠狠的向自己扯来。
道妖以为他要攻击自己的眉心,连忙用手护住额头——

“啾。”

一声亲吻的声音。

齐木只是轻轻的在道妖的脸上亲了一下就退开了,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道妖的反应。
道妖则愣住了,脖子以上一下子炸的通红,太久没接触到的活人的温暖让他浑身震颤。他的右手还摸在额头上,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滚烫无比。

“看你这样,亲一下就抖的跟小姑娘似的,丢人。”齐木的嘴角扯出一个细小的弧度,语气戏谑“行了,还气不气,别人就是拿两泉千年玉露求我我都不亲,你现在就带个狗链走一圈就能拿一个骨头外加一个亲亲,这该是赚了吧。”

“流氓……变、态……谁喜欢你、谁要你亲,恶心死了、滚蛋…”道妖声音几不可闻,他低下头,盯着被齐木攥着的狗链。
他的内心依旧对这个人抱有深沉的憎恨,这份憎恨之上却开始衍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内心的冲突感霎时间让他无所适从,恨不得把自己干净利落的掰成两半。

齐木看着道妖这副样子,心里有些不耐烦又觉得自己戏弄过了,脸上却依然平淡无波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他刚想开口,道妖却突然拽过胸前的狗链,他毫无防备、被拉了个踉跄。

“…负责……”道妖小声的念着“不…谁要他负责、活人真恶心……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距离离近之后,道妖的喃喃就变得更加清晰了。齐木听了一会,眨了眨眼,他没想到道妖真会对他动感情,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