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美妙九五二丫

“我不!九……解九害我吴老狗死不瞑目!”吴老狗边颤颤巍巍地退向大门,边发出了如同被人逼进墙脚的幼犬一般的哀嚎。他袖子里的三寸钉被主人吵醒,也不明所以的跟着他叫了起来。

霎时间,二月红的院子里回荡着狗五爷和他的爱犬共同谱写的哀嚎合奏曲,每个在二爷宅子外的人都诧异地停下来脚步,嘀嘀咕咕这院子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行了行了,嚎得跟我们要把你和狗一起宰了下酒似的。”二月红叉着腰,无奈地看着哆哆嗦嗦的吴老狗“你就这么不想吃解九下的面吗?”

吴老狗悲愤欲绝“二爷,您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前段时间解九非扭着给我下面,那一碗碗的下的哟,倒给我家狗,狗都不吃。”

坐在餐桌旁的解九爷咳嗽了一声,难得不冷静的推了下眼镜。

坐在九爷旁边的丫头捂着嘴轻快地笑着,眉眼间淌着少女独有的温软“哎呀,五爷别怕。这碗面是我手把手带着九爷下出来的,就算九爷不太擅长厨艺,这一碗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呀。”

“是啊,这是我夫人手把手教出来的。”二月红阴恻恻地说“五爷要是不尝这碗面,就是瞧不起我夫人的手艺。”

“这都哪跟哪呀,”吴老狗欲哭无泪,眼睛在丫头和解九的身上扫来扫去,寻求帮助“我不是不放心夫人的手艺,我,我这……唉,这碗面干嘛非要我来尝,二爷您不该身先士卒地体验您夫人的手艺吗?”

“……咳,我和我夫人来日方长,能体验手艺的机会海了去,每天至少吃三碗,根本不急这一次。至于为什么要让你来吃……”

二月红悄悄瞟了一眼解九,解九轻轻地摇了摇头。

“……是因为你刚好路过这,你和九爷又关系这么好,不拉白不拉啊。”

“我这是要去戏院子,可不是路过您家啊!而且……我、我最近又胖了,正在节食缩身,这个,这个面啊之类的小食不能常吃……”吴老狗顾左右而言他,实在不太想吃这面。三寸钉似乎想表达主人说得对,跟着汪了一声。

“狗五。”解九爷看着瘪着嘴的幼稚青年,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要真不想吃就算了,我自己尝尝就行。我这儿最近有些事,恐怕许久不能跟你……”

吴老狗看着无奈退步的解九,心下有点动摇,九爷后面说的半段话他都没听进去,脑子里正忙着进行激烈的搏斗。

“行行行,我一只细手拧不过你们三条大腿,全当补偿小九九。唉,麻烦嫂子给我拿双筷子来吧。”过了十几秒,吴老狗一闭眼,一鼓气,直愣愣地戳到了餐桌旁。丫头笑得更欢了,连忙递了双筷子给他。

吴老狗一口气夹了两筷子面,视死如归地全部塞进嘴里,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他嚼着嚼着,动作却慢了下来“诶,还尊不戳,小九九者棉进步森宿啊!”

“吃完了再说话。”解九微笑了一下,伸手擦去不小心飞到狗五脸上的油。

吴老狗并没察觉到这动作有什么不对,他吃完了第一大口面,连忙感叹“诶,真的进步了,可以可以,您要能给脑子里腾块地儿专门记下这面的做法,以后您下几碗我就吃几碗。”

二月红哈哈大笑,桃木饭桌周围瞬间扬起了一圈和睦之气。他询问了狗五确实没什么安排后,便端出了一壶桃花酿和一碟炒黄豆,四个人边吃边聊。

“说来也是,我告诉你们,你们别乱说哈。最近霍三小姐老是悄悄给我送些杂七杂八的点心,上面还都写着这是她亲手做的,嘿,你们说稀不稀奇,她原来也会做点心,做得还挺好吃。这霍小姐可真是厉害,我吃点心硬是吃胖了一圈!”

二月红呵呵一声“这何止是肉了一圈,你看看你的脸都快成月饼了…”

“也没胖成这样吧。”吴老狗怒目而视,但还是捏了捏自己脸上多出来的一点肉。

解九在一旁拍了拍他的手,冷静地说道“你以前是有点瘦了,现在吃胖点健康。”

“很快就要变成胖得不健康了。”吴老狗摇摇头,撑着脸看向在场唯一的女性“嫂子,你说为什么霍三小姐要给我送这么多吃的呢,我又不好当面问她。”

丫头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呀。”

二月红拉住爱人的手,盯着面前的瓷碗,想着自家水缸里每天都会泡着的三个面碗,沉痛地点了点头。

“那她这天天送点心也不怕我吃腻啊,还好是不同的品类。”

二月红露出了羡慕的眼神,盯得吴老狗一个哆嗦。

“这就说明霍仙姑可能真的很喜欢你,愿意每天费心费力为你做这么精细的点心。”解九爷微眯着眼,看着玩弄着一颗炒黄豆的青年,轻声说道。

“可能是吧,可惜我不能给她相应的回报。”吴老狗嘟囔了几句,突然抬头,和解九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然后露出了一个灿烂得有点傻的微笑“哎哟,小九九,你最近也是天天找我试吃面啊,你这又是有多喜欢我啊?”

解九推了推眼镜,却一直盯着吴老狗的双眼“喜欢,特别喜欢,喜欢死官家您了。”

九爷的声音很是低沉平稳,从未失态变声过,所以他以这么冷静地语气说着特别喜欢,让人听着有点格外的隔应。

吴老狗打了一个寒颤“嗨,那真是谢谢你的厚爱了。就是小九九,说这种话的时候你不能多一点表情,木木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真是喜欢死官家您了~”二月红突然掐着戏嗓,带着哀怨的表情,婉转地唱起了这句话。

“哎哎,不是说二爷你呀,你看你这话唱的……”二月红和吴老狗开始小心翼翼地互损,丫头在一旁看热闹。

解九爷没看热闹也没再说什么,他悄悄地端起桃花酿,向自己的杯子里再满上一杯。对着蓝幽幽的天,再喝了一杯。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