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首席领读

爱他爱到想WXJS他,好想虐杀他,他真是太他妈好了
齐木吴邪厨,近日沉迷fgo和小说

记一个梗

¤充满了私设,私设天狗一族为了飞行生的骨骼中空矮小
¤无脑脑补咸鱼的起源。后文会有狗子,无耻的占个tag先。垃圾po大喊一句别跟我讨论逻辑和背斜向斜的问题






荒川之主一生中见过四次由天狗投影的阴影。

他第一次见到那样的阴影是在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了,似乎是在荒川之主那几近无尽的时间中较为靠前的时候发生的。

那只水獭还小小只的,将将学会瘫在石头上砸贝壳。

在本该是正常的一天,小水獭的头上拂过了一大片阴影。水獭惊奇的盯着空中,辨认出那片阴影似乎是有着鸟类的羽翼。

然后那个有着黑色翅膀高速移动的阴影掉进了水塘后的林子里。

小水獭竖耳聆听了许久,也没听到重物撞击地面该发出的沉闷声响。

好奇怪,好奇怪。

但是小水獭并没有想太多,又咕咕唧唧的砸起了贝壳。

两年后,小水獭的母亲被捕食了。仅剩水獭四处流浪,随波逐流。

江河,山川,草原,森林,高地,低洼。一年,两年,四年,十年,三十年,九十年,两百年。

荒川之主终于在一片努力之中将将成长为一只勉强不会被大妖吃掉的水獭妖了,他随波逐流到了所谓荒川之地,于是就在此处定居下来。

那时荒川的分支还都是细小的水沟。沟岸四周杂草丛生,河底满是陈腐的淤泥。所幸是这地方安安全全,没有什么大妖怪。

但不久后水獭就找到了附近没有大妖怪的原因,在此等偏远荒芜的河流分支附近,竟每天都有动物尸体的残屑从上游顺流而下。那些尸体带着怨恨和不甘,散发出令妖作呕的气息。

大多正常清高的大妖怪都十分恶心这样的负力,于是都离这里远远的。

水獭妖却并不在意这些,依旧在荒川之水间起越,每天都忍受着尸体传来的怨恨。

在怨恨的灌溉下,水獭妖成长的非常非常快。他开始日渐暴躁,不安,变得更有具有破坏力。

水獭妖意识到了自己在向不好的方面蜕变,于是他赶紧逆流而上,来到了较为上游的中原地区,在那里似乎有着一场不知道是为何的杀戮,四处血流如河,不时有尸体落入河中。

原来下游的尸体就是这样来的。

于是他继续向上游挺动,顺着荒川来到了一片中上游的山谷之间。

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人类。

水獭妖到了那里之后,直接寻了个河边浅滩的洞窟住下。而在那个洞窟不远的对岸便有一个人类的村落。

水獭闲来无事,每天除了修炼都在观察着那些人类,观察着他们日常热闹的生活。

好羡慕啊,水獭这么想着。

于是他便效仿者人类的形象塑造了一个新的形体。水獭妖的皮肤本想采用荒川的颜色,透明带着些苍蓝。但他实在是喜欢人类衣服布料那种深沉纯粹的蓝色。

于是在不知道哪天,那个人类的村子中出现了一个传闻。

“河岸旁啊,荒川里出现一个不得了的妖怪呢!蓝色的,好生高大的一只!那妖怪身边带着血腥味,怕是什么祸妖吧?还老是盯着去河边洗衣服的人看,好吓人呀!”

这便是荒川之主,最开始有记录的起源。

虽然传言遍地,但那个蓝色的妖怪除了盯着人们确实也没犯什么事,村民们慢慢地也见怪不怪了。甚至和那只妖怪有了一点来往。

第一次来往是和一位小姑娘。

她在一个晚上悄悄跑去河岸旁,折了一只小纸鹤放进河里,冲着对岸大喊“大妖怪,阿妈今天教我折纸鹤祈福了!”小姑娘顿了顿“听说你是只很厉害的妖怪,我送你一只纸鹤为你祈福,请千万不要来伤害我和我的家人呀!”

小姑娘喊完后便打算转身回家,这时一只水流组成的小鱼从河中飞来。她以为自己要被攻击了,赶忙捂住头蹲在地上。但小姑娘发现那只小鱼并没有攻击她,而是在她周身环绕了一圈便飞回了河里。

她笑了笑,蹦跳着回去了。回去之后便告诉打算她的父母那是只好妖怪。

第二次交往便是在一次干旱时。本来这个地方并不会有过严重的旱灾,但那年滴点无雨,河流近乎干涸。

哀声怨诉,走投无路的村民们甚至开始参拜河对岸的妖怪,希望这个同样依水而生的妖怪能帮帮忙发发恩。

水獭妖确实是依水而生,如果荒川干涸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随着河流水位一天又一天的干涸,他也越来越烦躁。而且他觉得这似乎不是自然的干涸,一股妖力顺着河床蔓延而上,令人作呕。

绝不是为了帮那些人类,水獭妖站在河中心的浅滩上想着,这里的地下或许会有暗流吧。

“——起!”

那天所发生的事村民们都铭记于心。

他们尖叫着哭泣着,跑出自己的家门,跪在岸边观看一场神迹:河床突然裂开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大股的水流从中喷射而出。而在那一道又一道的水柱之间。一个人影影影绰绰,只见他的手越升越高,水流也越来越大。

“哼,这可是我的河流。”蓝色的妖怪在水位涨回原位后,立在水面之上冷嘲道。

从那之后,本来没有名字的妖怪被套予了荒川之主的称呼,甚至每个月都有村民向他进贡东西。

又在那不久之后,他第二次见到了那种几乎要被忘却的阴影。

有一只小鸟样的阴影曾在他的山洞上徘徊了两天,带着一股无法忽视的妖力。

这会是那个妖怪吗

在第二天午时,荒川终于忍不住冲着上方弹起了一颗水花弹,惊起了那只小鸟。

然后那只鸟像第一次发现他一般。向着他俯冲而下。然而在还有五六尺到达地面的时候突然展开了双翼。

伴随着逢的一声,那双双翼突然蓬开来,整整有三尺多的漆黑羽翼瞬间遮盖了上方投射来的大半阳光。那只鸟的身形一顿,又轻轻的扇动了一下翅膀,晃悠了一下竟就安稳的停在了荒川的扇子上。

他单脚站立在没有任何妖力附加,人类做的脆弱的纸扇之上。

荒川懵了一瞬间,对方腰间的天狗面具几乎正杵在他的鼻尖上。

他还未开口就听见那只鸟的一声冷哼:“吾乃大天狗,正义之使。听闻中游有只强大的妖怪在作乱,甚至引起了一场干旱,莫非就是你吗?”

“你先从我扇子上下来再说。”这是荒川之主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

tbc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