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一些乱扯放屁无逻辑ooc的个人感想

刚刚刷到了奥杨的小论文,看得不能更舒服了,一下子zqsg

我真的好喜欢奥贝斯坦和杨,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感觉杨和尚书的内在本质都是冷漠的悲观者,他们的灵魂是被抽出来俯瞰着人间的,他们都是在无比明了现实的残酷的情况下依旧追寻着没有完美模板的答案的

但是因为杨有一面凡人的软弱人格,所以他成为了飘渺的民主精神之光,尚书从内到外都是一样的钢铁,所以他才能踩在地上,作为影子推动帝国前进

奥杨在不讨好他人所以被部分上层厌恶这一点上倒是一样的,然而因为老杨更加温润所以他还能被下层当以神明相待,而从始至终都没想过对任何人温柔的奥贝斯坦被所有同袍讨厌

他们的区别就是在于,喜欢也好厌恶也好,奥贝斯坦从未把人类当成「人类」看,而杨威利会包容所有的人,就算是对特瘤再怎么厌恶和恶心,杨也不会把他看做可以随便牺牲的物品,他尊重每一个「人类」

然而也就只有他们这种人才不可能有特别的人,没有姐姐和吉尔菲艾斯影响的莱因哈特是不可能像奥杨这样的

虽然老杨不把人当工具,但他实际上为了「救济人类」的真正的答案可以牺牲掉比莱因哈特更多的东西,而且是饱含爱意和尊敬的牺牲,不是草菅人命

杨的人性藏住了他对民 主,对人类救赎之路的刚毅的决心

从外部来看,温柔的个性包住了冰冷坚硬的执着,棱角和不近人情的寒冷都被掩藏起来了,所显露的都是让人安心的特质,温和却又坚定,世俗却又伟大,这种特质对领导者而言简直不更好了,所以他才会被下层和民众所推崇

奥贝斯坦没有人性为他掩藏自己的冰冷,干冰之剑从始至终都没有把与人类相处当成活着必需的事情,他脱离人类社会的制约,修正着人类社会的秩序

他干脆的甩掉了感性的负担,将自己转变为全理性的计算机,就像一个帝国的mooncell,用人类为参数计算怎样才能最速的完成目标

他的冰冷一览无遗,所有同僚都对他的本质,对他的不近人情一清二楚,他就是个脱离了人类生存之道的异类,人类会排斥异己,这是个本能,他被所有人讨厌简直快成了理所应当的事

但是没人能说他是错的,除了道统学家

毕竟这种脏活总得有人干,总需要有人主动将自己摘离人类社会的「人类」的概念

我相信不管再怎么恶心奥贝斯坦,同僚也都对这个人怀有一定程度的敬意

因为大多数的人类都无法像奥贝斯坦一样,将牺牲自己也当做理所当然的事

我记得原著里莱皇说过,差不多就是必要的话奥贝斯坦连他都可以牺牲这种话,这段话原句记不得了,但是感觉真的很奇怪,他们把「牺牲人民」和「牺牲君主」进行了对比,可以随意献祭和不能随意献祭的对象的对比

他们在这个讨论里自动跳过了「奥贝斯坦在不得已的时候牺牲自己」的选项

或许是因为这个事实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

他们潜意识里很清楚,假若说奥贝斯坦只要去死,一切就会如他所设想的发展,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头上开一枪

奥贝斯坦从没有把自己当成特殊的,他也是他定义里的「人类」

杨威利向下,奥贝斯坦向上,他们两个简直是无比相似同时又背道而驰,杨像圣母,包容着所有,企图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奥贝斯坦像圣人,端平所有的天平,企图让世间获得真正的秩序

就如同阿赖耶和盖亚的区别,心向人类和心向地球

人类爱慕着圣母的温柔来包容自身,却又需要圣人的无情来逃避不得不做的事情

所以更像神一般的奥贝斯坦成为了影子,更像人的杨威利被万众捧在手上顶礼膜拜

多么美妙的误会,人类需要杨威利,而「人类」需要奥贝斯坦

本身老杨也是想当二把手吧,却被人拉到了上方去,假如他们都是二把手,那种对比感肯定会更加明显

说真的,我觉得比起莱杨是双子星,奥杨才更像双子星,不,不如说尚书和杨更像一个人的两种发展方向

所以说田中老贼莫非是故意这么写的吗~奥贝斯坦作为影子,能不能,算不算是杨威利的影子呢~啊~美好~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