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看了某押老师的血之辙突然想搞的意识流黑杨,与很多人有暧昧关系还在等待着尤里安成年后自投罗网的黑杨

————————

雷声成为了掩护,私语轻飘飘的弥漫在教室中。

尤里安抬头看看黑板。

—在下雨吗。

他低头写下了试题的答案。

—会来吗。
—为什么要想这个呢。
—不会来吗。

优美凄丽的致爱丽丝在暴雷中降临。

「啊啊,讲不完了…那就先下课吧?」
老师捧着半边脸颊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担忧的低头翻阅着教案。

噢——
同学们欢呼着,喧闹着,争先恐后的跑出教室。

狭窄的空间中只剩两个人的呼吸声。

「老师,我来帮你吧。」尤里安打破沉默。

「谢谢。」老师对他笑笑,抱着自己的教案向门口走去。尤里安则抱起讲台上的电脑,尾随其后。

无言。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路上不时有人向老师打招呼,换来她微笑的回应。

尤里安低着头走路,一句话也不说。

到了办公室门口,优雅的女性却忽然转过身看着低头不语的尤里安:
「总感觉你最近很没精神哦?如果你愿意告诉我原因的话,老师一定会帮你的。」

「没事的。」尤里安抬头,笑了笑,再次重复「我很好。」

「可是…你和罗严克拉姆老师…」

「那只是一点小矛盾。我们间并没有怎么样。」

—什么都没有。

——这都是人之常情啊。

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回荡。

他又想起了那个画面。

他想起了肮脏与深黑交杂的画面。

他想起了黑色的羊羔绽放的温柔而纵容的表情。

他想起了黑色的羊羔用湿漉漉的如同在反射宇宙般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样子。

他想起了黑色的羊羔被抚摸着头发露出安稳笑容的场景。

他想起了那个按在嘴唇上的噤声手势。

他想起了自己梦中那粘腻恶心却又过于甜美诱人的黑色漩涡,他的精神与未来,希望和人生,全部被粘上蛛网,成为可视的阅补品。

但他却万分快乐,近乎虔诚的哭泣,乞求被拿走更多。

他渴望那个人,渴望被掠夺,渴望被承认。他像一只小狗,被人拍着手引向一条不归路。

—爱情是人之常情啊,尤里安…

「什么都没有,只是我有本想买的书,正在计划自己打工赚钱买,但似乎要很久才能买到…」

「呼呼,尤里安真是可靠呀。但是呢,就算是养父,杨先生也是你的父亲哦,时不时的多依靠他一下吧?啊啊,对了、尤里安要成年了吧?干脆向他要那本书做奖…」

「成人的奖励…吗。谢谢老师的建议。我会合理适度的向他索取的。辛苦您了。」

少年终止了对话。

他的余光被黑洞吸噬殆尽。


就算隔了两栋教学楼,就算几乎被出校的人群淹没,男人也依旧如白纸中的墨点一般突出。


「反正下班顺路,又下了雨,干脆就来接你啦。」

如幼子般温暖可爱的微笑。

「杨,谢谢…」

「我们间不用说什么谢谢吧。而且如果真的要表达感谢的话,我想多喝点白兰地红茶啊。」

如少妇般幸福安稳的表情。

「…知道了,我们回家吧。」

侵蚀腐烂的现实沉浸在深黑色的湖里。

「嗯。」

男人与尤里安的手十指相扣。

亚麻色的树丛中寖进了黑色的身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