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关于我居然召唤出了未来银河历史的人这件事

+安定的登月if,因为现在没写到小莱所以只打了杨tag,如果有后续就只会打莱杨tag了
+咕哒子主视角,时间线是终章后一天,废话多暴了,特别烦人注意!
+不了解废狗也不会影响观看…吧,无视掉废狗相关就好了(
+人设乱七八糟,ova莱和dnt杨为底子,混了各版细节(为了玩罗曼和杨的cv梗
+通篇放屁,结构逻辑混乱,ooc,私设暴多注意
(因为写得太烂了可能劲头一过明早起来会删了这篇都说不定,更别谈成文的后续了,段子到有可能)

————————————————

「我是杨威利,请多指教……对了,职阶是caster。」

莫名其妙出现的黑色的男人艰难地自召唤室的废墟中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脸歉意的对我说着初次召唤的台词。

熟悉到落泪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尽管语调不一样,口音不一样,我也能认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那位永远离去的魔术师的声音。

我听见自己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悲鸣。

「罗曼……」

闻声而至的达芬奇亲僵在了召唤室的门口。

此时距离我流着眼泪失去意识,还有五秒钟。

从短暂的震慑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瘫坐在地板上,被达芬奇亲扶着上半身了。

神志还未清醒,五感也并未打开,但耳边传来的玛修和达芬奇亲焦急的呐喊和那个男人担忧的询问声却异常的清晰。

啊啊…真的很像啊…好困,好安心——

不知道为何变得软弱起来了的我,选择就此抛下召唤室的一片狼藉,闭上了眼睛。



『其一| 摇曳的、绵软的、温柔的男人不存在于任何历史中 』

那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已,是从时间神殿归来后、能够安心在迦勒底休眠的一天假期。

「前辈以前不是积攒了不少圣晶石吗,我们…」

好困,好困,好困——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用力挥着手想打开身边的声音。

「呀——」被我狠狠一掌打中腰部的玛修发出了令人怜爱的惊叫声,鼓起脸颊对我做出了一个毫无杀伤力的气脸。

「咳嗯、前辈,您也该醒了吧?虽然补眠很重要,可是规律的作息也很重要呀!」

——已经下午一点了,她补充到。

下午一点…

我的脑子里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

离那件事只过了23个小时啊…

当时情况紧急如釜底游鱼,并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悲伤,但这不代表事后我就不会悲伤。

从时间神殿回来后我就立刻将自己埋进了my room的被子里。

一切终于结束了——我在梦中喜极而泣,内心正庆祝着自己坚持前行所得到的胜利,同时却也在为做出的牺牲和那个牺牲自己永远离开的男人暗自垂泪。 一直以来的疲累、不满、苦痛在这场睡眠中彻底爆发了,然后一睡就睡了将近一天。

其实不是暗自垂泪也说不定,当我醒了后,发现自己的枕头湿了一大块,非常明显。

而玛修或许是出于体谅之情,并没有点出这件事。

「啊啊…你说得对,不能这么放纵自己。」我缓慢地挠了挠头,把自己从床上搬到床下,慢慢地站了起来。

「前辈平时最喜欢的就是英灵召唤的环节了吧?所以我向达芬奇亲申请到了召唤室的无限时使用时间。」玛修温柔地微笑着,伸手帮我扣起制服上的扣子。

「以前前辈为了集中培养战力,一直很努力的没有浪费圣晶石,现在便请抛开顾虑,犒劳一下自己吧!」

呜哦…好贤惠,好像新婚妻子啊——我感谢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一点都不气宇轩昂的走出了my room。

「真不愧是知我者玛修也!现在我就要去召唤室挥霍青春转换心情啦!」

为了不让自己珍贵的后辈为我担心,我强作精神,忍住心中的空虚和困倦,带着玛修走向了召唤室。

手中拿着圣晶石,我在心里思索着新的可能性,如果能召唤出一些全新的英灵增加战力就好了。

于是等玛修准备好后,我便迅即挽起袖子,毫不犹豫地捏碎了第一批圣晶石。

「……………搞啥啊,居然一个五星都没有………」六十连下去,四星来了六七个,能被迦勒底评级为ssr的英灵不知为何却一个都没出现。

「我好歹是拯救了人理的吧?一路这么辛苦的走过来了哦?都这样了都不给我几个五星吗?!啊?!!」

被冰冷现实无情刺激,将新来的英灵们安排好后,我回到召唤室,用力把最后两批圣晶石摔到地上,冲着召唤池开始发泄的怒吼。

「前辈冷静一点~」玛修抚摸着我的背,默默地安抚我「还有最后两次机会呢,再来试一下吧?」

「怎么可能,奇迹不会发生的——」我几乎放弃了,心中开始安慰自己没有五星也没什么。

虽然话是这么说,在预备捏碎倒数第二批圣晶石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对「奇迹」抱有了丝毫的期待。

而人脑丰富的联想能力让我就「奇迹」一词,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永远离开的某位医生。

脑中装着停不住盛不下的联想,我心不在焉的捏碎了手中的那批圣晶石。

然后,时间停滞了。

召唤用的盾底上悬绕着的灵子并没有像往常一般迅速构建出召唤的英灵,而是如同被什么东西卡住了的钟表一般,迷惑地打着转。

反常的冰冷氛围瞬间控制了整个召唤室。

「前辈,这是——」玛修有些疑惑的走近召唤池,观察着在原地越来越快的飞旋着,发出刺耳的嗡鸣声的灵子。

我有点发懵,困倦和慢慢平息的恼怒共同麻痹了我的大脑,我无法对这个反常的现象做出解释,只能拉住玛修,让她不要过于靠近。

「总之,先联系一下达芬奇亲——」

「前辈,小心!!」

话音未落,我的提议便被玛修的叫喊掩盖,人也被她保护性的扑倒在地。

盾底的灵子开始发疯般的飞速回旋,慢慢构建出一个模糊的人形,但与此同时,召唤池发出了过载的轰鸣。

如同被丢入沉重砖块的洗衣机,整个召唤室都开始疯狂颤抖。

她现在可不是战斗状态啊——察觉到这一点的我,翻身盖住了玛修——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召唤了什么提亚马特级别的神明吗!!!!!!!

爆炸伴随着风压爆发。

「咳、咳咳…这…这是怎么…喂,玛修,召唤池炸掉了啊,那个拉来了这么多神神鬼鬼都没炸掉的召唤池…」我灰头土脸的站起来,呆滞的看着弥漫着一片白烟和乱窜的灵子的召唤池。

「前辈,您没事吧?!唔,那位是…」

玛修也从地上坐了起来,却无视了我想拉她起来的手,死死盯着召唤池的方向。

因为慢慢散去的白烟中浮现了一个影影绰绰、跌坐在地的人影。

虽然已经见识过不少的神明也接触了极多的英灵了,可我对初次见面不知真身的英灵总是抱着一点不安的疑虑。

在刚开始人理救赎之旅的时候,一问三不知的我召唤出了开膛手杰克。而当时的我毫无戒心的将她当成真正的小女孩对待,结果在走出召唤室的那一瞬间,差点被以刺杀为玩耍方式的杰克一刀暗杀——自此留下心理阴影,新来的英灵我总要聊聊天,了解其为人了才敢领出召唤室。

所以这一次让我和玛修都进入了一级警戒状态——毕竟能让召唤池炸掉,来者一定不同凡响,说不定会是创世神一级的本源神明,这样的神明给人感觉可不好说话啊——如果不做好充分准备,在开口的一瞬间可能就会被抹杀!

「呜…」一声低吟悠悠地飘过来,人影扶着凌乱在地的碎石,慢慢地爬了起来。

我和玛修僵硬的往后退了一步。

同时,白烟散去——我们一其紧张的看向了那个人的真身!

难以言喻的情绪涌上心头。

来人身着军服,戴着贝雷帽,十分现代化,一点都不像一个远古神灵。并且一头黑发蓬乱,配上一脸无辜的神情,简直如绵羊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害的柔软气息,让我有了「这么提防这个人有必要吗」的疑惑之情。

「实在不像是有威胁的角色啊…」我低声与玛修耳语。

「前辈不要掉以轻心啊,这说不定是伪装哦!」玛修也悄声回复。

但当我们正在耳语时,男人却挠了挠头,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杨威利,请多指教…对了,职阶是caster。」

我的理智瞬间就被这两句话轰断了。

咦,好像?

好像…罗曼?

紧盯着黑色的男人,我的眼泪莫名其妙的溢出了眼眶。

这个人一定是某种会精神控制的古代神灵吧——我这么想着,软弱的思维彻底断线。


记忆截止于此,我的意识再次与世界连接时,便是躺在医务室的床上的时候了。

我睁开了眼,视野内捕捉到的,不止是熟悉的学妹和达芬奇亲,还有一个陌生的黑色的男人。

他那温润的黑色眼瞳担忧的看着我,我的心中发出了无声的尖叫。

等我五感彻底恢复,保证自己已经休息好了,安慰好担心的学妹并将其送出医务室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的事了。

其间,那个被我召唤出来的黑色的男人一直乖巧地坐在我的病床旁边,低声和达芬奇亲说着什么。他俩都会不时皱皱眉,或是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等把玛修送走后,我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那个——你是、你和罗…所罗门是什么关系?你、你从哪里…」

太多的问题卡在口中,我都被自己毫无逻辑的问法给蠢到了,只得在心中给自己来一耳光,冷静下来再说。

但是男人似乎并不在意疯狂动摇的我混乱的问话。

「我叫杨威利,来自自由行星同盟,与英灵或是迦勒底或是所罗门毫无关系…」他挠了挠头,对着我露出了无奈却又温和的微笑,我的心跳因为他瞬间漏了一拍。

「…并且,我来自地球史完结了几百年后的未来。」

「????????????」

怀疑自己的听觉失灵,我目瞪口呆,迅速看向坐在一边的万能之人。

「趁着你休息的时间,我们好好交流了一下。杨确实来自不可能被召唤的未来,并且是在他死后的一瞬间意识便接到了我们这边。匪夷所思的情况,对吧?」达芬奇亲冷静的给出了说明,并与叫做杨威利的人对视了一眼。

「而且,根据杨的描述。毫无疑问、他是来自一个魔术与盖亚陪着地球一同死去了的未来哟。」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