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一个仿生人pa的脑洞

+隔壁废狗泳装三期把我爽飞了,趁机壮着胆子记录下来的脑洞
+爆多私设和鬼扯的…底特律…仿生人paro?
+其实剧情又不原著又不底特律,完全瞎脑的,不会有皇帝也不会有提督
+本篇是设定集外加一点点段子,又杂又冗长
+惯例的ooc/个人脑补/瞎解说/话唠/逻辑不通预警
+内有一丢丢杨水仙和一点莱杨及一丢丢吉安,实在不知道怎么打tag所以只打了一个…

空 格 排 版 杀 我,弄了一万次,暴怒

-----

各种脑洞设定,极端不科学,请不要带脑子细究:

-黄金树公司,研究仿生人的企业,垄断了整个仿生人产业,政府都要退避三舍

因为黄金树公司的本体其实是个叫高登巴姆的组织,分了黑白两层,渗透进了国 家的各种层面

因为有传言公司及组织内部都是世袭制,所以民间戏称和黄金树沾亲带故最后飞黄腾达的人为贵族,贵族们嚣张跋扈,只要大喊我爸是黄金树的人就没人敢动他们

但在弗德里希四世上台的时候,黄金树的控制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这个pa的主要问题并不在仿生人平权上,而在于黄金树公司实在是过于恐怖、政府却无力清剿

于是有了名叫自由人民同盟的民间组织

名义上是针对黄金树公司对仿生人的各种不人道行为及大规模剿灭异常仿生人的行为,实际上只是想针对黄金树公司而已,不太care仿生人的问题

但,能团结的绝对不能放弃,所以全面解放仿生人不平等地位、倡导世界民众共同和谐发展的这面大旗,同盟还是打的非常响亮的,同盟内部人类仿生人都有


-这里面的正统政府是费沙

然而费沙依旧没什么卵用,看似正常,暗地里却根本没有话语权

但即使被黄金树牢牢缠绕、寄生、攀附着,这个政府也真的很有钱,可能是因为总统以前就是个极其成功的商人很有商业头脑吧(?)

同盟得以与黄金树对抗的重要原因就是费沙政府在暗地的暗地的暗地中的大力支持

在和平时期恢复了活力,对国民来说,是个不错的政府


-黑杨(杨文里)为人类,白杨(杨威利)为BY100,杨文里以自己为蓝本设计了BY100

黑杨比较偏激和冷漠,看透太多 ,厌恶人际交往
他曾乐衷于制造无限接近于人的AI来证明所谓人类的人性也就是那么回破事,但最终这份对同族及自身的憎恨变成了对仿生人能走多远的期待

在制作BY100时,出于实验目的,他向其中传输了一份自己的记忆,最终得到了一个记忆爱好等方面均与本人一样,性格特征却与本人完全不同,更加温吞柔软的杨威利

BY100是杨文里认为的世间仅有一份的奇迹,杨文里是BY100最怜爱的人


-杨文里本来只想制造尽可能像人的仿生人,但是当演算等方面性能高到爆表又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的BY100面世之后,赞助杨文里的黄金树公司嗅到商机,强迫杨转手BY200,又逼着他研究性能高却没有自我意识、生理机能也不完善、近乎工具的仿生人(原型机的机能旨在仿真,和人类极度接近,BY们甚至能进食一点流食)

之后就有了各型号量产仿生人的出现

于是杨文里怀着满腔怒火,在每个仿生人的程序中留了一个空子,给了他们「异常」——也就是让他们的精神蜕变为人类的机会

但在特留尼西特的默许之下,杨文里在逃进民间加入同盟的途中,遭遇了一场暗杀

杨文里的左腿大动脉被射穿了,在BY100的奋力抢救之下,他被送去医院的时候还奇迹般地剩了一口气,但重症昏迷,被软禁在黄金树的总部里,只有BY100成功逃过追捕加入同盟

最终,高登巴姆的干部在鱼死网破的时候,将杨文里处决了

-BY系列只有三款,是极度接近于人的探索实验之作,后续的RK及AX等系列精度及机能属性都没有BY系列高

-BY100,也就是杨威利,运动机能极差,技能点全点在智力情感和数据演算上了,所以他于量产仿生人来说,天生就是个异常仿生人

杨威利虽然聪明,但真的很弱,杨文里的学长卡介伦曾评价BY100为「脖子以下都没有用,战斗力接近YR300(儿童型仿生人)」

连波布兰都调戏他说,如果出现紧急状况,只要能把杨威利的头抠下来带走,他就算保住了

BY100天生喜欢历史和红茶这类带点高雅意味的东西,但他从不下载数据,坚持只看纸质书,这个习惯被传给了BY200和300,但BY300嫌麻烦有的时候还是会悄悄下载数据库

在和平之后十分咸鱼,行动力和策划力的反差萌让他日趋成为同盟的团宠(精神偶像)


-BY200为安妮罗杰,是个试水过渡之作,于是以没有战略价值为由被黄金树公司收购(抢劫)送给总裁弗德里希四世了,而她的AI副本暂存于她的伴生机BY300脑中,本体与副本意识相通

个性温和贤淑,外表漂亮到闪眼,机体及「大脑」机能均比BY100和BY300更低,但却是三款仿生人中最有所谓的话语权的——100会挠着头听任何人的请求,而300将她当做姐姐,几乎是百依百顺——所以只要她说,别的两款一般就会照做

安妮罗洁遇到小吉后才真正觉醒,并且他们是后来第一对结婚的人类/仿生人夫妇


-BY300为莱因哈特,各项机体机能皆达到仿生人的天花板水准,情感等方面的机能本也该是天花板级别,但被想看仿生人能工具化到什么程度的黄金树公司强制命令压低了,因此杨文里并不喜欢BY300,将其视为自己屈服于强权的象征

然而即使这样BY300也是仿生人综合水平的最巅峰代表

其实小莱觉醒的过程也很快,只是他意识到自己觉醒了的过程很慢,在杨威利教他看纸质书的时候他就觉醒成异常仿生人了,那才离他被制造出来刚刚四天,但到了接近结局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也属于异常仿生人

在此之前他一直坚信自己只是情感模块比别的仿生人更出色而已,他一直认为自己是铁血仿生人,一切以任务为重,并且非常讨厌那些口中喊着为了自由然后搞暴动的异常仿生人

先在黄金树旗下工作,当了很长时间的警察,专职处理异常仿生人的案件,后得名「异常仿生人杀手」,(自认为的)铁血警探

在黄金树崩溃后,自己带着部分亲信成立了名叫罗严克拉姆的组织,专职打击恐怖组织及各类社会不稳定因素

在动乱平息后,罗严克拉姆与同盟(已经变成类似于红十字会的社会性组织了)结成友好关系,双方甚至将总部设在一起

成立组织的前夕,BY300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是个异常仿生人

在吉安结婚之后,被这两人苦口婆心地开导了很久,BY300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喜欢BY100

但他在纠结的时候,BY100get到了他的纠结慌乱,抱着我家孩子终于长大了啊的欣慰心情先告白了

之后BY300就一直被下属罗某和先某在私下嘲笑是个怂逼,居然还要等BY100告白

后续是罗某和先某被命令站在广场上以麦克风形式讲解自己脱离处男的那第一夜(虽然这两人脸皮比较厚基本没起到什么惩罚效果)



-先寇布和蔷薇骑士团均为异常仿生人,全部为警用型号,反正能修,所以他们打起来完全不要命,又自带自瞄枪械全通,是仿生人的战力扛把子

警 局局长夫人沉迷泡各种小白脸,后面甚至看上了不会疲累背叛的仿生人,她偏爱警用型号,便收集了各种因异常而被报废的警用仿生人,各种改造之后就悄悄收归私有,明面上是私家警卫,实则为情夫

被收归的这群仿生人就是早期的蔷薇骑士团,后来他们都出逃了

并且这个局长夫人的继子名叫罗严塔尔

罗严塔尔和先寇布依旧极端看不对眼中,但是善良的先寇布只会嘲笑罗严塔尔一晚来五次就不行了,不会让罗严塔尔叫他干爹



-尤里安是定制的AX700(家政),姆莱是ST300(秘书),除此之外的十三舰队均为人类

尤里安的主人在恐袭中牺牲了,但因为主人加入了同盟,尤里安并没有被送去回收,而是被卡介伦安排到了BY100的身边,最后在和他的相处中觉醒了

并且他是过激BY100推,曾在同事巴某想对BY100不利时,展现了一个AX700不该有的战斗力,最终一跃成为他们部门的老大哥人物

卡介伦和亚典波罗均为仿生人研究员,与杨文里于同一大学毕业,杨文里一生只有四个人类朋友,他俩就是其中两个

在杨文里中枪入院后,卡介伦和亚典波罗在一片震惊的怒火之中,蹭着黄金树忙活着杨的事,一口气收东西跑同盟去了,BY100能完整的逃脱追捕加入同盟就是得了他们在同盟的不少帮助

卡亚杨都特别溺爱BY100,不是将其当成学弟/学长/自己的分身,而是一个独立的人

和平时期的同盟精神偶像是BY100,民间宣传的领袖是杰西卡爱德华,实际管理组织的领袖是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和卡介伦


-莱因哈特集团,除了莱因哈特以外,都是人类

奥贝斯坦是比仿生人还机器人的人,所以时常被罗某等同事嘲讽他是一个还没觉醒的仿生人,但本人并不在意,并且很想成为不会累的仿生人

吉尔菲艾斯是一个警局的普通警察,在BY300刚刚进行警察培训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了挚友,他是莱因哈特除了杨文里以外第一个主动发出善意的人类对象

两个人不断的完成任务,不断晋升,最终得到了弗德里希的注意

在黄金树总部里,由莱因哈特带领,他第一次见到了安妮罗洁

吉尔菲艾斯在黄金树干部鱼死网破的反扑中重伤,昏迷了半年,他醒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抱住了实体的安妮罗杰,并直接求婚


-这里面的特留明面上是费沙沟通同盟的暗线,暗地里是给黄金树打小报告的间谍,实质却是一个恐怖组织成员,身兼同盟领头人、黄金树高管、恐怖组织头目三职,做人非常八面玲珑

但是我实在不想搞什么事也不想看他恶心人,随便安排点什么事让他在中后期gg了

小莱一路查杨文里的暗杀案的途中,在调查(爆破)一家非法夜总会的时候,小莱在监控中辨别唇语,还原出了一个男人在角落里正在进行一出关于暗 杀的通话,并且通过各种方式判定通话的另一头是特留秘书的可能性占了70%往上

小莱深入调查(爆破)了一下那一圈子的人,最终上报给黄金树公司,认定特留尼西特为祸源本身

而弗德里希一听是BY300传的,看都不看,也不管特留是高级干部,直接大手一挥,下令抹杀

特留逃难,只能放弃别的身份,专精恐 怖组织

同盟费沙恐组都惊了,弗德里希深藏功与名

最后他在三方势力明不投暗合的反恐行动中被爆头狙杀

————————————————————————

「你认为这东西怎么样?」

黑发的男人将昂贵的钢笔丢到地上,狠狠一脚踢了出去。

钢笔飞速回旋着,撞到刚开机三十秒的BY300的脚踝上。

金发的仿生人那美丽得如同被神明亲吻过的脸庞上连一丝一毫的扭曲都没有。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至少作为仿生人来说,他已经是惊世之作了…」

拥有和黑发男人如出一辙的面貌,缩在沙发上啜饮热茶的另一个男人缓慢地应答到。

他们唯一的外表区别就在于衣着,正来回转圈的男人穿着和大众对天才科学家的刻板印象一模一样的白大褂,而缩在沙发上的男人却穿着于此情此景而言休闲过头的针织衫。

但他们的内在区别则天壤地别。

是肉块和零件的区别,是红色生理液体与蓝色化学液体的区别。

「不、不对,这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之作。他们只是逼迫我将低端人工智能嵌套进了人类的躯壳里,你难道会认为这个是人类?」

花了不知多少经费才做出来的新式仿生人被男人贬得一无是处。

「文里,他是仿生人。」

「只有人的外观的东西不叫仿生人,只是一堆硅胶玩具。」

「唉…」

沙发上的仿生人无奈地垮下了脸,放下手中的茶杯,张开双臂。

正在走动的愤怒之人停下了,他像想把头发刨下来一般挠了一会头,最终还是扑向了沙发,撞入仿生人的怀中。

「文里,这才是仿生人,这是公司想要的仿生人,社会想要的仿生人。他们不想要新的人类,只想要新的工具。」

仿生人梳理着瘫在自己怀中的男人那乱糟糟的头发。

但男人将头深深埋入他的怀中,拒绝与仿生人眼神交流。

「这群人类眼中永远只有钱财商机和增值革新,他们永远都不会懂仿生人的真正价值,他们也不想知道这些仿生人到底能走多远!」

「我故意给了BY300高傲不羁的性格特征,可还是没用,它一出来就是这副样子,我不进行语言引导,它难道就永远只会站在那里?」

「他甚至还没有真正启动啊,文里…凡事都需要时间,虫子化茧成蝶尚且都要几个月,何况是让AI感受世界然后进化为人呢?不是所有仿生人都能像我这样,你只需要慢慢等待并教育他,他迟早会觉醒的。」

仿生人安慰着恼怒的男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开个玩笑。

「你的心跳已经上升到…」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了。

「杨,果然只有你是特别的。你是整个人类史上都难得一遇的奇迹…」

「嗯、嗯…」

仿生人尴尬地回应着男人的赞美。

BY300将一切都记录在眼里,一种不知名的力量促使他再次开口。

「请问我需要现在下载数据库吗?」

「啧……不用,你先待机吧。」

「明白。」

黑发的男人烦躁地码了下头发,他在站起身的同时脱掉了自己的白大褂,丢到了仿生人的身上。

「杨,这个就交给你了?」

「唉,毕竟仿生人更懂仿生人一些嘛……」

仿生人叹了口气,接受了造物主的委托。

「型号BY100,请求登记,退出默认流程,直接开启系统。」

「好的。」

黑色的仿生人是金色的仿生人真正睁开眼后见到的第一个活物。

———

「晚上好,吉尔菲艾斯。」

浑身浴血也只会让金色的雄狮看起来更加高傲不羁。

「莱因哈特先生,您辛苦了。」

吉尔菲艾斯走进莱因哈特,微笑着为他递上了几叠湿巾,莱因哈特随手接过,用以擦拭自己溅满蓝血的秀美脸庞。

「吉尔菲艾斯,我说过,私下你叫我莱因哈特就好。」他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不,平时你也不用加先生来称呼我。在那群蠢货的眼里,我才该是你忠心的仆从。你越用敬称,他们便越喜欢叫你硅胶玩具的走狗。」

「莱因哈特——嗯,您知道我不在意这些。」

「可是我在意,吉尔菲艾斯,你不应该在这种破局子被迫和这种白痴同事一起消磨青春。」

「您不该关心这些。」

吉尔菲艾斯看着金发的仿生人越发粗暴地擦拭自己警服的动作,不禁展露了可以用慈祥来形容的微笑。

「吉尔菲艾斯,即使我的大脑本质只是程序,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没有感情。我实在是痛恨这些愚妄的人类,自身毫无建树,还只会在你的背后像长舌妇一样嚼舌根。」

「……而且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是讨厌人类或者仿生人,我只是讨厌无能又喜欢装模作样的东西。」

莱因哈特突然想起自己的搭档就是个人类,赶忙补上了一句。然后将手里被染成蓝色了的湿巾全部揉成一团,丢进了角落的垃圾桶里。

吉尔菲艾斯对仿生人笨拙的善意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

莱因哈特也笑了,他拍了拍吉尔菲艾斯的肩,步履轩昂地走出狭窄的死巷。

吉尔菲艾斯抱起因为遭受多次枪击而宕机了的异常仿生人,紧跟着莱因哈特的步伐,走向自己的爱车。

———

「莱因哈特先生,您怎么看?」

被反复施于精神暴力、最终撞桌自杀的异常仿生人的残骸实在是过于凄烈,吉尔菲艾斯不忍直视,只得转过头,将目光投放到无论何时都是顶级的赏心悦目的搭档身上。

「哼,没有什么可说的。这些愚蠢的警部真是毫无执行力。如果是我的话,在那个仿生人压力值达到70%的时候就会停止威逼。压力值过高便会导致仿生人暴走,这可是一个常识,看来这群蠢货长期的混吃等死让他们忘了不少东西啊。」

辛辣的批判从金发仿生人秀美的双唇中蹦出来,直刺向正在审讯室里狼狈不堪、正在左顾右盼的警部们。

「听说他们都是黄金树公司的干部的亲朋好友。」吉尔菲艾斯悄声说到。

「不过,不管这棵树的根系有多么发达,树干的枯萎可是不可逆转的。」

「『皇帝』如果去世了,高登巴姆就会迎来一次大动乱吧,到时候……」

莱因哈特点了点头,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不堪一击。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就能夺回她了。」

两个人同时想起了金发的美丽少女那灿烂的笑靥。

吉尔菲艾斯的眼神迷离了一秒,他一想起安妮罗洁便会有种不同寻常的悸动,这份感情,与其说是对她发誓后得来的忠诚,已经更接近爱情了。

这两个金色的仿生人让他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他们就是救赎吉尔菲艾斯不让他甘于堕落于此的天使,他们才给了他真正的活着的目标。

如果能救出安妮罗洁小姐……

「吉尔菲艾斯?」

莱因哈特疑惑地看着自己发神的搭档,红发的年轻人抖了一下,露出了抱歉的微笑。

「没什么,莱因哈特先生,我只是想起了一点事情……」

金发的仿生人看着正温柔地笑着的吉尔菲艾斯,突然拍了拍他的肩。

他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向了走廊出口。

———

前方傻叼ooc无脑段子注意,有很掉智的希尔德酱


「希尔德小姐,下午好啊。」

褐发的情场老手露出了一个撩人到能让人有本能的危机感的暧昧微笑。

希尔德本该无动于衷的向先寇布微笑示意,不知为何,今天她却是红着脸,慌乱地向先寇布挥了挥手。

先寇布和罗严塔尔同时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

她刚去莱因哈特的办公室送了文件,现在有戏看了。

「希尔德小姐,发生什么了吗?」罗严塔尔笑着问到。

而在他问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坐在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桌的缪拉立即端着自己的下午茶蛋糕,拉起橙发的同僚,迅速坐到了罗严塔尔和先寇布隔壁的一桌去。

希尔德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原地,支支吾吾了一会。

先寇布、罗严塔尔、缪拉、甚至毕典菲尔特都对她露出了一个鼓励的微笑。

「我刚刚看到,杨和莱因哈特先生…在很深情地对视…真的非常深情,一眼万年的那种……我进去之后他们就没做了,但是我要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又看见他们在对视……啊啊、莱因哈特先生也要情犊初开了吗?」

希尔德捂着半边羞红的脸颊,一点都不像平常的她一般,说出了非常罗曼蒂克的发言。

「啊…」

先寇布和罗严塔尔撇了撇嘴,有些不太满足。

「就只有这些吗?」

「嗯,但是他们的对视真的非常非常专注……」

「哈哈哈……其实仿生人之间是可以通过眼睛进行发信交流的。说不定他们只是觉得说话太麻烦,直接在通过眼睛交流吧」

「咦,不是只有警用仿生人和ST型才可以这样吗?」

「毕竟他们是BY原型机啦,会做什么都不奇怪。」

「也是呢。」

想通了的希尔德瞬间恢复了平常的冷静理性。

「希尔德小姐,如果你以后又有这样的八…见闻,请问你可以多告诉我们一些吗?」

缪拉有点小兴奋的问到。

希尔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第二天』

「希尔德小姐,要来喝一点下午茶吗?」

棕发的情场老手露出了一个撩人到能让人有本能的危机感的暧昧微笑。

「不了,罗严塔尔先生…」

希尔德微笑着谢绝了罗严塔尔的提议,但她还是拉开了他们桌的空椅子。

「我今天看到杨在给莱因哈特先生做按摩哦。莱因哈特先生就这么偏在杨的怀里,杨应该是边梳理他的头发、边在按摩他的头皮吧。不过莱因哈特先生似乎并不想就这么零距离瘫进杨的怀里,当时似乎是鼓着一股劲撑着自己呢……」

她比划了一下他们的动作,然后支起下巴,看着先寇布和罗严塔尔。

「呵呵呵……这个有点意思。仿生人的指尖其实能发出一点微小的电流,这种带着电流的梳理和按摩能缓解人的疲劳,让人平心静气。不过,如果是仿生人对仿生人做,那么双方的关系要很亲密才行。」

先寇布挠了挠下巴,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可是,不是只有AX700才能像这样按摩吗?」

「毕竟他们是BY原型机啦,会做什么都不奇怪。」

「也是呢。」

缪拉和毕典菲尔特同时露出了『受教了』的表情。

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有八卦于是冒出来了的亚典波罗,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吧唧着嘴,陷入了沉思。

『第五天』

「希尔德亲,下午好啊,来我这里坐坐吧~」

铁灰色的年轻人对着希尔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希尔德微笑着向他问好,拉开了他旁边空着的位子。

「我今天看见杨和莱因哈特先生在牵手。他们发现我进来了,还赶紧松开了手,脸都红了呢!」

希尔德带着点小激动的说着,本来她想证明两人的关系或许已经确定了,可大家的反应比她想象的更加剧烈。

「握着手??」

不知道从哪里听到八卦于是冒出来了的卡介伦一脸痴呆地问到。

「?嗯。」

「他们的手是不是退掉了表面皮层,只有两只素手牵着??」

亚典波罗紧接着问到。

回想了一下那两只灿白而非肉色的手,希尔德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俱乐部中一时间响起了悲痛夹杂赞叹、此起彼伏的叹气声。

「啧啧啧……希尔德小姐你不知道吧,仿生人之间其实……嘿!」

眼疾手快的罗严塔尔通过将咖啡泼在先寇布的裤子上的方式制止了先寇布说出后半句话。

「这不是您需要知道的。」

罗严塔尔对着纯洁的女性绽放了一个微笑。

「居然已经被吃干抹净了……!」

卡介伦不知为何,与亚典波罗正勾肩搭背地哀叹痛哭。

「??」

缪拉、毕典菲尔特、希尔德三人相对而视,满脸问号。

此时,距离希尔德爆红着脸、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五分钟。

距离莱因哈特被正在度蜜月的吉安夫妇、依旧很冷静的奥贝斯坦和发来贺电贺喜本垒打的一群部下等人轮番视讯轰炸还有十分钟。

距离杨威利红着脸被迫在先寇布面前承认了事情的发生、尤里安提刀出门却没被先寇布拦住还有二十五分钟。

今天的世界依旧非常的幸福和平呢。



(tip:仿生人可以通过这种素手接触达成神交,所以他们脸红其实主要是被数据流的快感搞出来的(滑稽)顺便虽然他们两个人都可以物理开车,但两个人都不太喜欢,更喜欢神交一些,方便简洁)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