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混沌邪恶0下限R18G爱好者
求求您们不要关注我,我很烦的
近日情迷杨提督,帝国最喜欢尚书和莱吉,虽然是莱all杨但本质还是菲杨/尤杨痴
吸御石吸到失智
稳定天祥院英智厨
是个自设世界观狗,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关于SIDEA与SIDEB的联通之物的故事碎片之一

终于到了本人想的最他娘开心的环节了,莫鸣是我的性癖化身,欺负他使我快乐,安详合眼
顺便记录一下,鹘琊本名是莫朝,曾被莫鸣吐槽过中二,鹘琊思考了一会,挖出了自己大学时代的更中二的笔名给他看,结果奇妙的因为过度中二反而很正经而受了好评,干脆就让莫鸣一直这么叫他了






本来莫鸣在SIDEA活的好好的,但是因为SIDEB那边,狼在威胁览神月镜必须配合他这次计划,也就是搞事的那次,让览神月镜启用他说过的那个精神武器

于是览神月镜不得已启动了莫鸣的本体,将莫鸣的精神强制召回SIDEB,当时莫鸣只是以为自己做了个梦,混混沌沌的,有个人在告诉他消灭了眼前的东西就可以通关

以为这个是梦到了一场游戏的莫鸣用水果忍者的操作系统轻松割草了眼前的军队,然后精神又被送回了SIDEA

然而SIDEB的现实是,一个未知的谜之人型生物进入了储备所,在军队武器启动和着装之前,以极其血腥的方式切割掉了所有的装备和储备所里的所有生物

SIDEA的现实则是在看书的莫鸣突然软在了桌子上进入了昏迷状态,只有四个多小时的时间,鹘琊本身非常担心,但是看到莫鸣醒了之后一副刚睡醒的懵逼样子,全身上下又没有任何损伤,便没有带他去医院检查或是怎么的

然后之后几天,莫鸣的身体状况开始极速恶化,变得非常虚弱,突然昏迷的频率也大幅上升,醒着的时候倒是没什么问题,但自己没有任何昏迷相关的记忆

鹘琊怂的一批,赶紧带他去医院,但是什么都检查不出来,送进特护病房之后身体状况反而恶化得更厉害了

之后的三个多月里情况没有任何好转,莫鸣基本上快崩溃了,不知道为什么人生就要结束了,就算看起来他暂时不会死,但他有种预感,自己再也睁不开眼睛的那天马上就会来了

可以说是莫鸣人生中的第一次爆发。

就算被母亲家暴差点死亡的时候心中也没有这么痛苦过,那个时候还没有能让自己因为「莫名亲身经历的生活」而感到快乐的事

但是之后他被鹘琊收养了,这个人给他取了名字,带他走去不同的地方,他们有种无与伦比的默契,只是看着鹘琊,他就会觉得很安心很舒适

在之后的人生里,他不止会因为自己所看到和听到的,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事快乐了。他会因为自己真实的人生,接触到的人或事,会因为半夜醒来可以翻个身抱住鹘琊睡而感到幸福

他被拉入人间,从高束的阁楼上跌落入尘世,莫鸣再也不是一个冷漠戏谑的旁观者了,他被鹘琊赋予了人类的实感,开始亲身接触外界的一切事物

然而这份幸福和实感现在马上就要消失了,莫鸣这个存在会消失,思想会消失,再没人会知道这里有个曾喜欢过什么的人,以后认识鹘琊的人也不会再在他的身边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他会被一切遗忘,被丢弃于世界的浪潮中

莫鸣彻底崩溃了,与平常淡然寡言的形象不同,他彻底发狂了,在晚上拉住鹘琊不让他回去,像要进行人生的临终忏悔一般,把自己内心的纠结矛盾痛苦挣扎暴怒自卑自私嫉妒不安,把自己平日里死死压在心底的负面感情,将他最深层意识的真实自我,向着自己的挚爱,自己生活的动力,自己最恐惧被发现其真实的对象,全部倾吐了出来

不断的因为自己还活着的事实感到痛苦,又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没有痛苦的资格而反复责骂贬低自己,每天都在心里残杀着自己,痛苦与自责的思想在不断厮杀——将甚至从未被世间任何一缕空气的心态,全部吐露了出来

无论你认为自己有多么腐烂我都会永远爱你——默默地拍着他的背,抚摸着他的背,亲着他的头发——想不出任何能安慰这个人的办法,鹘琊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耳边反复的低语着这几句话

之后莫鸣再度昏迷,整整昏迷了一天半,醒了之后,他和鹘琊默契的选择了出院,在办手续的时候,鹘琊拉着他跑到医院一个没人的天台上坐着,让他顺着天台再看看城市的风貌
两个人聊了很多

人生截止到这里感觉也还不错,莫鸣这么说着,然后靠着鹘琊的肩闭上了眼睛

这是他在SIDEB的能力唯一一次在SIDEA中实现的时候
享年三十二岁

之后莫鸣的精神便被彻底召回到SIDEB了,他上一次被强制拉回SIDEB的那段时间里,他精神的档案就出现了问题
SIDEA对SIDEB来说就是个类似于冥界的地方,双方的生与死绝对不交融,本身莫鸣的意志便是在A成型的,属于B的部分也因此瞒天过海了一次,但被带回B一次后他的精神因为本身就是B刻印在案,类似于管理员一样,很快就被判定有误了,明明是在SIDEB的记录里是活着的东西在SIDEA居然也是活着的,明明该是SIDEB的东西却一直活在SIDEA——这个矛盾导致他的精神被SIDEA的一部分否定了,被反复拉扯于AB之间,精神几乎就要脱离A的身体,所以他在SIDEA那边会极速虚弱下去

览神月镜最开始就猜到了会有这种结果,所以一直万分抗拒只是为了捣毁一个「可能毁灭整条世界线的武器」就把莫鸣这个「只要存在就必定会导致某种东西毁灭的最终武器」召唤回来

但最后拗不过去不得不把莫鸣拉回来了,结果就是莫鸣这个存在在SIDEA彻底崩盘

之后就是SIDEB莫鸣正式上线了,身体是由心灵手巧的览神月镜按A的原貌复制出来的

被拉回去后,览神月镜最开始还抱着一丝侥幸,心想只要是人类的意识我就可以用魔法控制啥的,以轻松的语调,告诉了莫鸣一切的真相

你不是那个世界的人啦,你的意识是由三坨东西构成的,你和那什么莫朝这么情投意合也和这边的世界有关系啦啥的
以及莫朝大部分意识其实也是由因为签订过契约所以追随着莫鸣意识里的一部分渡越到SIDEA的骨鸟的理智性构成的,也就是说你们的默契感和亲近感本身也就是因为你们精神中的一部分曾签立过永不失效的奴隶契约的事实

以及莫鸣是出于自己玩乐和实验的目的才被融合出来,根本不叫人类,本身只能勉强算个精神武器的事实

笑着说出来的,像狐狸轻摇尾巴一般,笑着说出来的

那一夜览神月镜失去很多个第一次,暴怒的莫鸣只用了一句「吵死了,闭嘴,去死吧」便冷静冷漠冷淡的即死了览神月镜分布在世界各地足有80+备份的所有1机型

第一次直接跳转到2机型复活的造物主大人在第一次因为被他人杀死而在别的机型复活之后第一次主动用自己的情感系统第一次调出了恐惧的情绪

之后莫鸣还是解除了即死的效果,因为1机型本身没有任何损伤,只是被切断了可以接收览神月镜精神的能力,解除之后也就能用了

但是览神月镜还是怂了,他本来就很担心这个超规格的武器失控,勿论这个武器现在彻底自暴自弃放飞自我无视所有纲常伦理了,他现在要干什么,哪怕是毁灭整个世界,真的都只需要在心里想一想就行了

只需要在心里想一想,便可以对世界下达命令——虽然下达命令的实质是由世界作为术者发动最高法实现莫鸣的指令,比如想要览神月镜被即死就下达白阶最高法封锁览神月镜的精神啥的——但是因为「世界」是术者,而且使用的是最高法,近乎神迹般的指令是完全不能用外界魔法解除的,除了同样近似于万能本体的fori

但是自己不是fori啊,览神月镜依旧对莫鸣束手无策,或者说不敢对莫鸣的精神施加任何干预魔法,乖乖爬回去认怂装孙子

之后览神月镜被原谅的条件就是被莫鸣下达了「只要你还在我目光所即的范围内就永远不许关掉你的情感系统,你必须在我面前完美扮演人类的形象,我叫你哭你就不许笑」的命令

造物主,欺诈师,监督者,可以复制万物之人,从此开始了自己再也不能装逼扯谎当狐狸的奴隶生涯

很久之后,狼听说这件事之后笑得窒息死了一次——一山更有一山压,老子治不了你老子同源的东西还能治你——这么狠狠的嘲笑了览神月镜一通

暂时到这里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