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地

折原临也的混沌极恶R18G狂信徒
无底线性癖≠三观
不管因为什么请务必不要关注我,我是每晚都会发疯的扰民神经病!看到就请取关我谢谢!
恒定菲特厨,社保角色无敌多
稳定祈愿士郎与摩根落地中
流泪御石粉
当麻+一方+番外个体+index绝命推
自设世界观,每天都在自说自话疯狂脑内

有一丢丢丢罗奥,完全傻叼ooc后续
无脑,全员失智,失智,相声,接上一个脑洞,没看过也没影响
依旧大纲,可能还会有后续
其实很不好意思打tag(挠头)求别打

————————

话说上回,奥相被小莱勉强说服了,在心里疯狂安慰自己,放弃了怼杨的计划,默默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工作

在当天晚上,他处理公文的时候批到了一篇修产假的报告,一个中将的老婆生了,他申请一小段产假,好回家陪老婆孩子

奥相批准了这个中将的申请,就着下午的事情开始发散思维

如果小莱真的泡到了老杨,并且结了婚,人工培育了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会是怎么样的呢?

继承了这两个宇宙间最聪明的人类的基因的孩子一定也是天赋异禀的,就算可能会继承两人的部分缺点,也不能否认这个孩子的可能性

俗话说的好,环境决定人,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如果从小就以奥相的理念为信条教导这个孩子,这个孩子长大了会不会成为奥相心里那个理想的君主呢?

奥相边批公文边设想这种未来的走向,结果越想越兴奋,越想越细致

合上最后一份报告的时候,奥相已经从小皇子的名字一路想到小皇子幼教要看什么书,要怎么教他了

奥相一路回家一路想,晚上躺床上还在想,不得不说,莱杨的孩子的潜力实在太大了,如果一切如他设想,这个未来简直美好的不行,承载了所有的可能性

小皇子一定能负担起父辈的责任,如果教育得当,他甚至可能在治国上做的更好

有点小兴奋的奥相在床上辗转了很久都没睡着

他想试遍所有能推动帝国前进的可能性

第二天起来,他坚定了要赶紧撮合莱杨的决心

让莱杨有一个亲生孩子,也就是奉子成婚,不失为是个好选择,但是即使他们睡过了也不会怀孕,想要孩子就必须让莱因哈特和杨威利双方同意提供基因,不是可以暗箱操作或者先斩后奏的事,所以这条路基本堵死了

而且莱杨都是男人,就算有了“夫妻之实”也不一定能就此束缚住杨威利。就算睡过了,小莱出于责任感立马求婚,杨也很可能挠挠头以「这只是意外啦,没关系,双方都是自愿的吧?」这样的理由再次拒绝皇帝的求爱

而且老皇帝当年是出了名的荒 淫无度,杨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肯定什么都知道了不止一点,那些有的没的他说不定还亲自做过了呢,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根本没法从根源上刺激到杨,于是让他们睡一次的路也被堵死了

感情的事,连奥贝斯坦都知道,一定不能靠耍阴的,但杨在精神上如同什么都经历过了的百岁老人一般闲散怠惰,一点都不借助其他因素,只靠小莱的追求就要让他们在一年内干柴烈火,实着有点困难

为了得到一个广受祝福来源正统天赋异禀的小皇子,就一定要撮合他们,但是到底怎么快速撮合他们呢

奥相对着自家的老狗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突然福至心灵

几乎全帝国的女性都在期待罗严塔尔每晚的猎艳能猎到自己头上来,因此,罗严塔尔的夜生活从来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本来他今晚要先去和一位奶油小姐共进晚餐,再和另一位人妻偷得一个美丽的夜晚,但他的计划在下班之前就被人无情地打破了,帝国的军务尚书,冷酷无情的干冰之剑,步履轩昂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奥相:你今晚上有空吗
罗大帅:??
奥相:我请你喝酒,你们常去的那个俱乐部,老柜台,就我们俩,你来不来
罗大帅:???????

没等罗严塔尔回复,奥贝斯坦就又步履轩昂的走了

罗严塔尔满脸黑人问号,呆坐在桌子前发了五分钟的愣,思考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或者走错了世界线

出于对奥相想干什么的好奇心,他还是推掉了晚上的奶油小姐,选择了奥贝斯坦的邀约

罗严塔尔进了俱乐部,果然在柜台边看见了端坐着的奥贝斯坦

这真是人间奇景,他心想,可能别的将领这辈子都没见过奥贝斯坦喝酒的样子

罗严塔尔难得有点紧张,他咳了一声,坐到了奥贝斯坦旁边,然而罗严塔尔一坐下,刚打算开口说话,奥相就推给了罗严塔尔一杯酒,意思是让他先闭嘴

奥相:我想了想,整个帝国高层,就你最懂感情问题了,是吧
罗严塔尔:嗯
奥相:你觉得你了解杨威利吗?
罗严塔尔:??不了解
奥相:嗯…感情问题,很复杂,不了解对方应该也没什么影响

罗严塔尔摸不着头脑,干脆端起酒杯闷了一口酒,然后奥贝斯坦左顾右盼了一下,压着嗓子问他:

你觉得你能泡到杨威利不?

罗严塔尔一口酒喷了满吧台

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奥贝斯坦,拍着脑袋发出意味不明的含糊低吟,尝试着确认自己是清醒的

罗严塔尔现在满脑子都是我是不是走错世界线了我喝醉了吧对面坐的是谁我是谁这是怎么回事,奥贝斯坦像是看出了他的混乱,冷漠的安慰着他

奥相:哦,等等,你不要误会了,我不是让你泡杨威利,我是想让你帮皇帝泡杨威利
罗严塔尔:?????
奥相:你要不帮忙就算了
罗严塔尔:等会,你什么意思?我不帮,我为什么帮,等等,你管他们恋爱干什么?

奥贝斯坦的眼睛闪过了无机质的光芒,既然罗严塔尔拒绝了他,他们就没有什么可聊的了

但是他刚起身就被罗严塔尔抓住了

罗严塔尔(混乱):我看你问这么露骨,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大目的,但是事出无常必有妖,你居然找我问这些,不行,你必须把你想干啥说清楚,我心里揣得慌
奥相(冷静):你不帮我那我告诉你干嘛用
罗严塔尔(混乱):你要是告诉我你想干嘛我就帮,包教包会,保准皇帝三个月就能泡到魔术师

这并不是什么阴谋或者很大逆不道的计划,奥贝斯坦想着,于是很坦诚的又坐了回去,花了一刻钟的时间,一板一眼的描述了一下自己对未来的设想

俱乐部里弥漫着一片寂静

罗严塔尔嗦不粗话,罗严塔尔宕机中,罗严塔尔放弃了思考

奥相:你要帮忙哈
罗严塔尔(呆滞):啊…

奥贝斯坦决定让他缓一会,独立思考一下,于是拍了拍他的肩,独自走出了俱乐部,临走前还特地提醒了罗严塔尔,让他不要说出去

奥贝斯坦出去的时候,缪拉和毕典菲尔特刚好进来了,两批人擦肩而过

缪拉还是第一次见奥贝斯坦从俱乐部出来,悄悄哇了一声,但当他走进俱乐部,发现俱乐部里只有罗严塔尔一个人,扶着头独自坐在放了两个酒杯的吧台前时,他真的哇出了声

罗严塔尔发觉他俩进来了,点头示意了一下

毕典菲尔特:你刚刚难道是和那个冷血动物一起喝酒的?
罗严塔尔:(点头)
缪拉:哇!居然还能跟那个男人一起喝酒,真是奇迹,对了,你们在聊什么啊
罗严塔尔:皇…不,只是在说感情问题(低沉)

缪拉:?!
毕典菲尔特:哇!

第二天有关罗严塔尔元帅和奥贝斯坦尚书的流言传遍了整个帝国高层

当然,小莱和老杨是不知道的,在第二天的清晨时,他们正泡在新无忧宫里畅谈当前的世界形势

其实也不算是畅谈,杨一大早就被人拉起来和聊天,内心十分不爽,但是看着金发的年轻人难得空出时间来找他聊天的期冀又愉悦的目光,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在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的时候,小莱的终端突然响了

罗严塔尔给他发了一个文件,没有任何附加说明

老杨见状,猛虎硬爬山,美其名曰规避机密,趁机把自己埋进沙发的枕头里迅速补眠

小莱不知道罗严塔尔想干什么,又担心是紧急的事,只能当即把文件下载下来

当他打开文件的时候,一个花里胡哨的封面迅猛地蹦了出来,吓了小莱一大跳,风骚的封面上嵌着一个更风骚的标题

《~情话三百式·先寇布中将的罗曼蒂克之谈~》

小莱:?????











评论(13)

热度(33)